法甲

【作品赏析】红楼丫头之袭人

2019-09-14 06:2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袭人是从小卖给贾府做丫鬟的,她干活儿细腻,对人和软,报酬很高,得到了主子一般尊贵的身份。即使回娘家,都要带着贾府的铺盖,她娘死了,得到的银子比赵姨娘死了弟弟的银子足足多出一倍,由此可见,她虽然名分上是丫头,其实是半个主子。与贾府中所有的婢女相比,她是最走运的一个人。《红楼梦又副册》中是这样描写袭人的: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袭人是很会圆滑世故的一位美丽丫头,她左右逢源的手段,绝对在聪明能干的王熙凤之上,和薛宝钗是同一类型人。她们不显山露水,而且心有城府。但凡卖到大人家里的女子,挨打受骂是经常的事,有的甚至因为一句话说错,就被活活打死。为了救助全家人不被饿死,袭人才当了丫头。袭人深知自己低微的身份,于是装出一副心地纯良,克尽职任,如锯了嘴的葫芦一般,不轻易说话,一心一意服侍主子的样子。她在贾母眼中,与鸳鸯这样顶级的大丫头是并肩向齐的。
她刚进府,贾母赐名为蕊珠,留在自己身边。蕊珠能到贾母身边伺候,那是她天大的荣幸,贾母是贾家最高的统治者,她身边的丫头们也比别的丫头体面,而且月钱也高。一个家里饿得揭不开锅的女孩儿,一下子身穿绫罗,又能到挣大把金钱,所以她尽心尽力地伺候着贾母。贾母觉得宝玉身边有这样一个丫鬟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也放心了不少,于是,贾母先把她送到内侄女史湘云身边伺候,后来又把她借调到宝玉身边。
贾母让袭人伺候宝玉,只是觉得她尽心尽力,而且是借给宝玉的,并不是如晴雯一般赏给宝玉的。
宝玉因知袭人本姓花,又曾见前人诗句有:“花气袭人知昼暖”之句,遂回明贾母,即更名袭人。这袭人聪明之处就是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今跟了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这说明她步步小心,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的身份。袭人大贤大德的名誉,奠定了她将会留在贾府的牢固基础。于是,她开始插手宝玉的生活,对于宝玉的顽劣,每每规劝,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
就在此刻,她的情敌一下出现了两个,一个是假牙利爪的晴雯,另一个就是美如天仙的黛玉。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想吃燕窝吃燕窝,想骂宝玉骂宝玉,这个主,她是惹不起的。现在唯一可以对抗的只有没有任何防御的晴雯。宝玉身边的麝月、秋纹没有对她造成威胁。论姿色,她次晴雯一等,论女红,她在晴雯之下,而且最重要的还有一条,晴雯比她受宠。全书惟一一次描写贾宝玉的性生活,就是和袭人。书中是这样描写的:袭人过来给他系裤带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粘湿的一片,吓得忙褪回手来,问:“是怎么了?”宝玉红了脸,把他的手一捻。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年纪又比宝玉大两岁,近来也渐省人事。今见宝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觉察了一半,不觉把个粉脸羞得飞红,遂不好再问。仍旧理好衣裳,随至贾母处来,胡乱吃过晚饭,过这边来,趁众奶娘丫鬟不在旁时,另取出一件中衣与宝玉换上。宝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万别告诉人。”袭人也含着羞悄悄地笑问道:“你为什么——”说到这里,把眼又往四下里瞧了瞧,才又问道:“那是那里流出来的?”宝玉只管红着脸不言语,袭人却只瞅着他笑。迟了一会,宝玉才把梦中之事细说与袭人听。说到云雨私情,羞的袭人掩面伏身而笑。宝玉亦素喜袭人柔媚姣俏,遂强拉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之事,袭人自知贾母曾将他给了宝玉,也无可推托的,扭捏了半日,无奈何,只得和宝玉温存了一番。自此宝玉视袭人更自不同,袭人待宝玉也越发尽职了。
宝玉虽然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同时又是一个在两性关系上有道德的男子,他喜欢晴雯,却从来没有轻薄过晴雯,他深爱黛玉,但只是献出了真心。而恰恰与袭人发生那种关系,可见不在宝玉之过。虽然袭人有些半推半就,终究是愿意的。记得宝玉说了黛玉一句很不礼貌的话:“若共你多情 同鸳帐,怎舍得你叠被铺床。”黛玉听了立时大怒。袭人是与黛玉的身份不同,黛玉可以反击宝玉,可是要不是她在宝玉面前“柔媚姣俏”,故意勾引,宝玉怎么敢和她有那种事情,她可是贾母身边借过来的大丫头。非礼袭人,就等于对祖母不敬,宝玉深知这个次序。
袭人自己与宝玉有染,自己又当婊子又立牌坊,却跑到王夫人处表示要防宝玉与黛玉之间的关系,这样的人能说她磊落吗?她连黛玉都防着,又怎么能保证怡红院的密不是她告的呢?就连一直对她真心真意的宝玉也起了疑心。宝玉之所以把袭人支走再让晴雯去给黛玉送旧帕子,是因为在宝玉心中更信任晴雯。对于袭人,宝玉从最开始的喜爱,到保护,到抬举,到怕,到不信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其中,一定也有着许多无奈和不忍。但是袭人自己觉得,她是惟一与宝玉有过那种关系的人,在宝玉心中应该算是第一位。
袭人的厉害,超乎了贾母的预料,她刺探黛玉的心思。《红楼梦》中第二十八回写道:且说宝玉上学之后,怡红院中甚觉清净闲暇。袭人倒可做些活计,拿着针线要绣个槟榔包儿,想着如今宝玉有了工课,丫头们可也没有饥荒了。早要如此,晴雯何至弄到没有结果?兔死狐悲,不觉滴下泪来。忽又想到自己终身本不是宝玉的正配,原是偏房。宝玉的为人,却还拿得住,只怕娶了一个利害的,自己便是尤二姐香菱的后身。素来看着贾母王夫人光景及凤姐儿往往露出话来,自然是黛玉无疑了。那黛玉就是个多心人。想到此际,脸红心热,拿着针不知戳到那里去了,便把活计放下,走到黛玉处去探探他的口气。黛玉正在那里看书,见是袭人,欠身让坐。袭人也连忙迎上来问:“姑娘这几天身子可大好了?”黛玉道:“那里能够,不过略硬朗些。你在家里做什么呢?”袭人道:“如今宝二爷上了学,房中一点事儿没有,因此来瞧瞧姑娘,说说话儿。”说着,紫鹃拿茶来。袭人忙站起来道:“妹妹坐着罢。”因又笑道:“我前儿听见秋纹说,妹妹背地里说我们什么来着。”紫鹃也笑道:“姐姐信他的话!我说宝二爷上了学,宝姑娘又隔断了,连香菱也不过来,自然是闷的。”袭人道:“你还提香菱呢,这才苦呢,撞着这位太岁奶奶,难为他怎么过!”把手伸着两个指头道:“说起来,比他还利害,连外头的脸面都不顾了。”黛玉接着道:“他也够受了,尤二姑娘怎么死了。”袭人道:“可不是。想来都是一个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样毒?外面名声也不好听。”黛玉从不闻袭人背地里说人,今听此话有因,便说道:“这也难说。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了西风,就是西风压了东风。”袭人道:“做了旁边人,心里先怯了,那里倒敢去欺负人呢。”
黛玉的一句:“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说者无心,袭人听者有意,如果黛玉真的嫁给宝玉,自己这个做妾的就是步入尤二姐的后尘,从此更加防范林黛玉,甚至做手脚施小计给黛玉下绊。黛玉乃性情中人,岂知此人心中城府?何况她孤傲自许,目无下尘。她觉得得到宝玉的心就足够了,袭人这一类人不过是个“小玩意儿”。
书中第三十二回:原来方才出来得慌忙,不曾带得扇子,袭人怕他热,忙拿了扇子赶来送与他,忽抬头见林黛玉和他站着。一时黛玉走了,他还站着不动,因而赶上来说道:“你也不带了扇子去,亏我看见,赶了送来。”宝玉出了神,见袭人和他说话,并未看出是何人来,便一把拉住,说道:“好妹妹,我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捱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袭人听了这话,吓得魄消魂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便推他道:“这是哪里的话!敢是中了邪?还不快去?”宝玉一时醒过来,方知是袭人送扇子来,羞得满面紫涨,夺了扇子,便忙忙的抽身跑了。
袭人自思宝玉方才之言,一定是因黛玉而起,然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认定将来难免不了黛玉与宝玉做出丑事,令人可惊可畏,并且不觉怔怔的滴下泪来,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
于是,她将宝玉说给黛玉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了王夫人。王夫人素日最嫉恨的就是男欢女爱之事,听到袭人说出如此有辱门风的话来,更是火上浇油,况且黛玉原本与宝玉就不门当户对。由此可见,林妹妹最后悲凉的结局,实际是西风压倒了东风。
这充分显示出袭人一张十足的奴才嘴脸。贾母是贾家的最高统治者,她不和贾母禀报,而是禀报了一直嫌弃黛玉的王夫人。她只希望终身有靠,而丝毫不去体会宝玉的心思,所以她注定成不了宝玉的知己,也与宝玉无缘。她嫁给蒋玉菡,在曹雪芹的本意之中,不是宝玉出家后,应该在宝玉没出家之前,于她已经失望透顶。而在另一方面,她却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得到了王夫人的信赖。王夫人对她说:“你如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我自然不辜负你,就是我自然要给你个交待,让宝玉娶你为妾。这些话给袭人撑腰了,她就是荣国府未来的姨太太。
袭人吃宝玉和姐妹们没日没夜亲近的醋,要求更是企图隔断宝玉跟其他女孩儿们之间的亲密关系,甚至她规劝宝玉时拿出簪子,一掰两段,这一切都表明她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更厉害的是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表面上她不露声色,是那么随和贤德,尤其是她对宝玉投其所好,掌控着他。袭人善于观察别人的心理,到今日也就是她精通《心理学》的,她知道王夫人的想法同样投其所好,一下子得到王夫人的倚重,在一帮天真的女孩子里更趁出她的自私和心机,无论伪装得再好,时间可以检验人,最终宝玉近晴雯而远袭人。袭人试图用身子来禁锢住宝玉的心,不见效果。便开始动用王夫人的权势,这个暗示很明显,在告诉读者,怡红院的这一场风波完全是由袭人操纵的,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打压其他的对手,做出了最残忍的一招,把眼中钉一根根地拔掉了。于是,但凡宝玉入眼的:晴雯、芳官、四儿等一次性赶尽杀绝。
晴雯被撵那一回。连宝玉都说:“这也罢了。咱们私自顽话怎么也知道了?又没外人走风的,这可奇怪。”“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细揣此话,好似宝玉有疑他之意,竟不好再劝。及至宝玉说起海棠的征兆,袭人听了又可笑,又可叹,因笑道:“真真的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他。想是我要死了。”袭人怎么能忍受宝玉将晴雯压到自己的头上,于是说:“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可见活袭人已经将死晴雯恨到极限。
袭人毒手摧花,可谓人财两得,王夫人很快商议,让凤姐把自己的月钱每月取出二两,给了袭人。袭人得到了特殊津贴,也得到了王夫人的信任,而且但凡赵姨娘和周姨娘有的,袭人也有。所以王夫人触动衷肠,禁不住含泪说:“你们哪里知道袭人那孩子的好处?比我的宝玉还强十倍呢!宝玉果然有造化,能够得她长长远远的服侍一辈子,也就罢了!”王夫人这番话,的确是肺腑之言有造化,能够得她长长远远的服侍一辈子,也就罢了!”凤姐道:“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她在屋里不好?”袭人最高的人生理想也不过是给宝玉当小老婆,并为此小心翼翼地奋斗着,在王夫人的眼中,已经得到了肯定。可是却远离了宝玉心中的那个贤惠的“袭人”。
在大厦倾倒的时候,袭人是一个全身而退的奴婢。既然已经跟定了宝玉,而且又与宝玉有染,何苦来着再接受别的男人?而且是个戏子。周汝昌先生说袭人是为了搭救贾府所有的女眷,而不得不嫁给忠顺王府的戏子蒋玉菡。这样把她美化成“德”的化身,可早在宝玉挨打事件中,蒋玉菡已经有了脱离忠顺王府的打算,自己置房买田,只想过常人的安逸生活。
袭人八面玲珑,依旧得罪人,她真的是大贤大德的人吗?宝玉的奶妈李嬷嬷是这样说的:“忘了本的小娼妇儿!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厮样儿的躺在炕上,见了我也不理一理儿。一心只想妆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只听你的话。”“这屋里的人那个不是袭人那下马的?”李嬷嬷虽然是着三不着两的人,到底是宝玉的奶妈,她在宝玉房里,虽然只是一个旁观者,可是所有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一个贤惠的人能得罪一位老人吗?能把几十个小丫头治理得服服帖帖吗?与其说袭人是王夫人的耳报神,不如说王夫人是袭人的俘虏,袭人寻求机会,只攻其心,她的意见,影响着王夫人的一切决定。
袭人是个有智慧的女子,可是她的智慧导致了一个接一个悲剧的发生,这种智慧无非是邪恶的;袭人是个忠心的仆人,但是她在向王夫人进言的时候,已经超越了仆人的身份。如果说封建社会扭曲了她,那么为什么没有扭曲晴雯呢?

共 49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在解读袭人的过程中,把袭人的地位、性格、智慧、人生目的揭示得清清楚楚,同时,在书评里扣住解读的人物提出了值得我们思考的人生问题。书评开篇揭示了袭人作为一个丫鬟在贾府得到的荣宠,揭示出了她高于所有丫鬟的地位。接着,书评扣住小说描写,从袭人服侍贾母、宝玉、对待王夫人的态度方面分析,把袭人的目的,为了达到目的采取的各种方式手段,具体清楚地剖析了出来,书评指出:袭人善于打压晴雯和林黛玉等情敌,善于讨好王夫人这样的权势人物,而对宝玉奶妈等无关痛痒的人物则是不理不睬。因为她的智慧,因为她的八面玲珑的性格,她得到了其他丫鬟得不到的东西。对袭人的智慧,书评作者是肯定的,但对袭人用智慧害人的行为是否定的。在书评结尾提出的问题,揭示了人性与环境的关系问题,把袭人和晴雯对比,提出了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书评作者对袭人这个人物的剖析,深刻而具体。好文,推荐!【编辑:春雨阳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612】
1 楼 文友: 2012-12-15 15:14:50 书评把袭人在贾府的处世智慧清楚地揭示了出来,让我们看到了她智慧的一面,同时也看到了她阴毒的一面,在我们品味吸取袭人智慧的同时,我们不要丢掉了我们人性的善良。书评结尾的问句,值得我们思考。同样恶劣的环境里,袭人有着阴毒,而晴雯却保持她让人敬重的美德。 语文教师
2 楼 文友: 2012-12-16 00:14:27 一篇分析深刻的文章,可读性很强,学习了.
 楼 文友: 2012-12-16 22:46:24 为作品献分,感谢带来精致的文字盛宴,问好文友.
4 楼 文友: 2012-12-28 15:07:27 我不喜欢袭人,,,,,,聪明之中却也伤害了别人。 我的世界,寂静无声。
5 楼 文友: 2014-07-06 21:21:26 旁人只关心红楼中的公子 、才子佳人,独作者为丫鬟张目,且是非得失判得精准。难得,问好! 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孩子口臭怎么办
消化不好拉肚子拉水
宝宝咽喉肿痛
急性腹泻饮食注意事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