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秦风骂道去你的哎说正经的你跟小雨的事怎么

2020-01-26 01:31: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左剑无限满足的从一丝不挂的梁小雪身子上爬起来,长嘘了一口气,然后惬意的大字般仰躺在床上。

半晌,梁小雪的手臂蛇一般缠绕了上来,幽幽的道:“我弟弟的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左剑叹了口气,皱眉道:“他犯的事太严重,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还有你,身为户籍科长,竟敢利用职务之便给他办身份证,你不想干了?”梁小雪撒娇道:“我不管,总之他不能进去,你必须帮我这个忙!”

左剑扭过头仔细的审视着梁小雪清秀而尚带一丝春情的俏脸,心里想道:身为公安局副局长,这样做,值得吗?

“砰砰砰!”射击馆内,秦风毫不犹豫的连发六枪,然后从容的把枪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再随意的把耳麦撸到脖子上,样子说不出的气定神闲。一旁的韩宇目瞪口呆的看着滑过来的移动靶子,旋即大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枪法越来越出神入化了,60环!真是弹无虚发,我又输了!”

秦风不以为意的说道:“58环,你打的也不错,唯一可惜的是这顿客你是非请不可的了。”韩宇笑道:“妈的,碰见你小子算我倒霉,走吧,吃烧烤去!”

韩宇仰脖咕嘟嘟的一口喝干了杯里的啤酒,然后拿起一把羊肉串吃了起来。秦风笑道:“你这家伙,酒量见长啊!”韩宇满嘴羊肉的咕哝道:“那是,枪法比不过你,论喝酒啊你得叫我祖师爷!”

秦风骂道:“去你的!哎,说正经的,你跟小雨的事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还那样呗!散不了,你甭操心我,还是多关心关心你的幸福将来吧!”

“我?我有什么可关心的?”秦风若无其事的道。

“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女朋友影子都没见半个,想干嘛,学太监啊!”韩宇挖苦道。

“学你个头!”秦风骂道,“我爱找不找,你急个什么劲儿?”

韩宇笑道:“我这是关心你嘛!”接着凑上头来,放低声音,“警花梁小雪知道不?局里公认的美人,你连正眼都没瞧过她,人家年纪轻轻就做了户籍科长,还配不上你吗?”

“去你的,神经病!梁小雪早就是有夫之妇了,你提她干嘛,倒胃口!”

“哈哈,开个玩笑。哎,告诉你个秘密,我听人说左局跟梁小雪有一腿呢。”韩宇神秘兮兮的说。“不关我的事,爱跟谁跟谁,你还喝不喝酒了?废话这么多!”秦风怒道。“好好好,别生气,来,喝酒!”韩宇说着拿起杯子跟秦风一碰,仰头又是一饮而尽。

“唉,兄弟,我真是替你不值,以你的能力早该提大队了,可到现在半点风声也没有,知道什么原因吗?”韩宇说着眨了眨眼睛。秦风心中一动,疑惑神情溢到脸上。韩宇接着又神秘的说道:“我听说局里领导都同意你做大队,可就有一人不同意,你猜是谁?”

秦风愕然道:“谁?”

“左局!”秦风一阵茫然,韩宇又问道:“小风,你不是性格太直得罪过他吧。”秦风心中忽的涌起一阵反感,拿起酒杯道:“不说了,来,继续喝酒!”这次他异常痛快,举杯也是一饮而尽。

两个人再没说话,默默的吃着肉串,气氛一时压抑下来。

蓦的,隔着五六桌的地方一阵混乱,有人叫道:“打人了!”韩宇先抬头一看,“咦?那不是梁小雪的痞子弟弟梁大雷吗?”秦风闻言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只见一个衣着光鲜留着平头的年青人正手持半截酒瓶气势汹汹的喝骂着一个双手抱头的食客。秦风一眼就认出确实是梁大雷,他亲手抓的这小子,他的案子挺严重的,怎么会现在没事了呢。

秦风霍的起立朝那边走去,“梁大雷!”他边走边叫道。梁大雷听到叫声一楞,然后向秦风这边看来。等看清楚是秦风的时候,他疯狂的转身就跑,秦风喝道:“站住!”拔腿便追。怎奈已相隔太远,又有桌子碍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小子兔子般的跑失了踪影。

回去的路上,秦风满腹疑问,终忍不住打问局里,局里的同事说梁大雷的案子已经结案,行凶者不是他,另有其人且已认罪自首。秦风问谁结的案子,同事道左局亲自过问的案件,你就别问了。

又是左局!秦风只觉得心里堵得慌,异常难受。这个世道怎么了,为何总会有这些让人厌恶反感的事情存在?秦风情不自禁的拿出了自己的警官证,看着上面锃亮的警徽,心中却没有了当初神圣庄严的感觉。正义何在?公理何在?照片中的自己一脸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秦风呆呆的看着,心中却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百感交集。

阳光还是暖洋洋的照着,秦风却涌起心灰意冷的感觉。前方一个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走过来,秦风忽然想起了妮妮,刘队的女儿。很久没去看她们母女了,想起刘队的死,秦风的心里还是有一点的内疚。

“叮咚!”门内传来刘嫂的声音,“谁呀!”秦风应道:“嫂子,是我,秦风!”

门开,容颜略显憔悴的刘嫂说道:“进来吧,小风。”秦风刚进门,妮妮欢快的扑了上来,“风叔叔好!”秦风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把抱起了妮妮,“妮妮乖不乖啊,听妈妈话吗?”“我最乖了,我还能帮妈妈干活呢!”妮妮天真的应道。“真是好孩子,看叔叔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说着秦风放下妮妮,给她看带来的食品和玩具。

“妮妮,一边玩去,别烦风叔叔了!”刘嫂呵斥道。妮妮听话的走到一边去了,秦风起身,看着刘嫂道:“最近好吗,嫂子?”刘嫂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还行吧,你别担心。”秦风无语,抬头看向墙上挂着的刘队的遗像。刘队的眼神依然冷酷,只不知他在那个世界会否觉醒到以前的错误呢?

“警队的人常来看你们吗?”秦风不经意的问道。刘嫂没有做声,秦风一愕,转头看去,刘嫂的眼里有明显的泪光闪烁。“怎么了嫂子?”秦风问道。刘嫂再也忍耐不住,失声痛哭,“除了你,根本没人来过!”

秦风心中一阵被撕裂的痛,无言以对。

“小风,有些事我闷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敢说,现在我想说出来。”刘嫂停止了抽泣,抬头说道。

“怎么?”秦风问道。“你们左局在妮妮爸死后曾派人给我送来5万块钱,我拒绝了。”秦风一楞,问道:“他怎会送钱给你?”

“唉,”刘嫂低叹一声,欲言又止。

秦风默默的看着她,终于,刘嫂续道:“妮妮她爸根本就是你们左局的傀儡,一直受他指使。你记得铜钱的事吧,那是经过左局的批准,你们刘队才弄出来的,卖的钱都给了左局,妮妮爸还留了几个在家里呢。还有,听你们刘队说,左局养了一帮黑社会分子为他卖命,他曾经警告过你们刘队凡是他的人犯了案子都得睁只眼闭只眼,并且要知会他一声,否则就要他好看。”

秦风心潮翻涌,紧握拳头,几乎气炸了肺。他想起了梁大雷的案子,这小子刚被抓进去就能逍遥法外。以前有线报说斗殴杀人,出警的时候,刘队总要悄悄的打个,等再打回来他才命令出发,可当他们风驰电掣赶到现场时,行凶者早扬长而去,只剩下血流满地的一片狼籍残局。这一切,都是左局在从中捣鬼!

“真是败类!”秦风咬牙切齿的冲口骂道。

“呀,一只鹰!”一边的妮妮一声惊呼。秦风转头一看,妮妮手里正举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黑鹰,欣喜之情溢于言表。这只鹰是自己刚才在玩具店买的,当时一看见它没怎么想就理所当然的买了下来。“喜欢吗,妮妮?”秦风问道。“恩,非常喜欢,爸爸以前就教我学那天空中翱翔的雄鹰呢!”妮妮兴奋的答道。

秦风看着妮妮天真活泼的笑脸,心中突然的感慨万千,却再次失语。

市公安局副局长办公室。一副名家的中堂十分醒目的高挂在墙上:法眼如炬,明察秋毫。字写的行云流水,大气磅礴,字体揉合了字意,相得益彰,让人禁不住从心里由衷的叹服。

中堂下方有一面鲜艳的国旗低垂着,庄严肃穆。宽大而又舒适豪华的办公椅上,梁小雪慵懒的坐在左剑的大腿上,一手搭着左剑的脖子,一手玩弄着桌子上的党和国两面小红旗,嘴里正跟左剑亲昵的说着话儿。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梁小雪急忙起身站到一旁。左剑理了理衣襟,清了清嗓音道:“进来。”

门开,一共进来了大约七八个人,左剑很纳闷,这些人面孔都很陌生,会有什么事?他隐觉不妙。为首的一人表情十分严肃:“请问是左剑局长吗?”左剑迟疑道:“我是,你们是……”那人亮出了证件,“我们是省督察总队的,根据群众的举报,经过我们仔细的调查取证,你涉嫌以权谋私,贪污受贿以及与他人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另外,警方破获了一个黑社会性质的跨省犯罪团伙,经过审讯,他们交代幕后首脑就是你。所以,左副局长,你被捕了,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说完,那人出示了逮捕证。

左剑看着逮捕证上自己的名字,由呆楞到震惊再到释然,脸色忽明忽暗。半晌,他忽的哈哈大笑起来,道:“可叹哪,我千算万算比不过天算,小心了半辈子到头来还是栽了跟头,唉,天亡我啊!”一个督察人员道:“法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你作奸犯科,就注定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左剑无言以对,一旁的梁小雪见情形不对,悄悄的想向外挪动身体,谁知她刚一动,左剑突然一把将她拽了过来,顺手拉开桌上的抽屉,转眼间,一把手枪指在了梁小雪的头部。

“你干什么!?”

“放下枪!”众人怒喝道,纷纷拔枪以对。梁小雪吓得花容失色,惊声尖叫,左剑狂暴的叫道:“你们谁都不准过来!否则我杀了她!”他目眦欲裂,面相狰狞可怖,明显已失去了理智。

秦风赶到局里的时候,全局上下早已沸腾,办公大楼前戒备森严,防暴警察以及飞虎队将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随时待命。秦风迅速的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当他知道左剑劫持了梁小雪作人质并要求警方派直升机送他到公海时,他问同事道:“狙击手都布置好了吗?”同事道:“布置好了,四周制高点都有。”秦风道:“好,把对讲机给我。”

拿过对讲机,秦风呼道:“韩宇!韩宇!你在哪里?”对讲机发出沙沙的声音,一会儿韩宇的声音传来道:“我在南边综合大楼楼顶!”秦风抬头看了看南边的综合楼,再回头对比了一下北楼左剑办公室的位置,道:“好,我过去了!”他把对讲机还给同事,扭头朝综合楼走去。

阳光很好,天空中一群鸽子振翅飞过,悠扬的鸽哨声在头顶激荡回旋,悦耳非常。秦风来到韩宇身边,问道:“能瞄准吗?”韩宇苦笑了一下,摇头道:“他们两人,人质是户籍科长,劫持犯是副局长,都是平时熟悉的同事,不同于一般的犯罪分子,就算能瞄准,我也下不去手啊!”

秦风看了韩宇一眼,韩宇一脸的无奈。秦风叹了一口气道:“把枪给我。”秦风端起枪瞄了一会儿,他清楚看到了左剑头上的青筋以及梁小雪泪眼婆娑的脸,然后他掏出对韩宇道:“你拨他办公室的号码。”韩宇一楞,问道:“你想干嘛?”秦风重新端枪瞄准,头也没回的说道:“照做。”

“叮呤呤……”桌上的在这紧张的时刻突然的响了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眼光不约而同的盯在了上面,也包括左剑在内。

透过瞄准镜,秦风清晰的观察到了左剑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铃声响起的刹那,左剑扭头看向了,终于朝向秦风这边从梁小雪的侧面露出了大半边的头部。

秦风脑中浮现出了妮妮天真可爱的笑脸,倏而转化为刘嫂失声痛哭的模样,最后幻化为刘队在漫天钞票中鹰一般滑落的画面。他再没丝毫犹豫,手指稳定而有力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子弹闪电般脱膛而去。现场所有人均清楚听到了一声玻璃轻微的脆响,然后看到了左剑眉心魔术般出现了一个血洞,子弹从前额穿入由后脑穿出,一篷血雨惊艳的飞溅在了墙上。左剑人尚来不及转回头去,尸身就被强大的冲击力甩在了地上,一命呜呼,死不瞑目。

共 4 4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间正道是沧桑,几乎所有故事最终都是以正义战胜邪恶收场。其中,与邪恶斗智斗勇揭开真相的过程,便是作者展示自己创作功力的舞台。文中代表正义的刑警秦风在探望战友遗孀过程中,意外地发现了公安局长不可告人的秘密,并抽丝剥茧,揭开了更大的阴谋。独特的文字魅力,严谨的逻辑思维,欣赏。【:瞳若秋水】

1楼文友: 09:29:25 非常经典的故事,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欣赏。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楼文友: 15:50:15 呵呵,经典谈不上,只是为心中的那份正义而呼。辛苦秋水审核,上茶致谢:)

淄博矿业中心医院双山分院怎么样
紫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癫痫哪家好
郑州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徐州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