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圣灵至尊传第480章离姓

2020-01-26 00:3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灵至尊传 第480章 离姓

自从滕霍与断父子相见之后,滕霍的情况日益稳定,现在的他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以説已经与常人异,而且接下来的疗程也不用玄非守在一旁,所以,他们一行人也是时候要继续程,去寻找魔巫医的行踪了。

“断,你打算怎么办?”他们已经准备程,所以阎想要问清楚断的意思,他是想要留在多昆城,还是要跟他们继续旅行呢?

“我当然是要跟着哥哥姐姐了。”断想也不想的回答道,而就在此时,滕霍正好从一旁走了过来,断的话相信他已是听的一清二楚。

就在阎他们以为滕霍一定会很难过,至少会很失落的时候,滕霍露出一抹微笑,走上前轻拍断的xiǎo脑袋,説道:“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男儿志在四方,你现在年纪还xiǎo,到处走走游历一番是非常有必要的,你尽管去吧。”

“滕霍先生”龙泽正要説下去,滕霍却是抬手阻止了他,继而説道:“其实我不日也要离开多昆城了”

“为什么?”四人难掩好奇的问道,滕霍笑了笑,説道:“虽然多昆城是我的出生地,算是我的家,可是这里带给我的多的却是永远法消弭的伤痛,对于这里,我实在没有多少感情,我想去冰荒平原,去见媚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继续我们还未完的旅程,带上媚儿周游四大大陆,去见识我们还不曾见过的风土人情”

説这番话的时候,滕霍眼中流露出一种向往的神色,而在其眼眸的深处,却是流转着一抹深深的哀伤,提及妻子,那种一生都难以痊愈的伤痛又是再次袭来,令他痛不欲生。但是同时,心中尚有一个念想,一丝希望在支撑着他,如果上天垂怜的话。或许他可以抱着这样的念想,这样的希望,让自己的后半生活得有意义,也让自己的伤痛得以稍稍弭平。

滕霍眼中闪动的光芒,阎他们看不懂,他们只知道断与他的父亲才刚刚相认不久,现在又要面临分离,而且很可能是长时间的分离,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各自今后的机遇,是否能让他们父子再次重遇?

四人相视一眼。悄悄的转身离开,让他们这对父子有多的时间相处,而他们自己也要着手准备其他的事情,而就在他们走开一段距离之后,在前方迎面走来一个少年。一个显得飘逸、随性的少年,虽然现在这种气质在他身上还不是很明显。

站定在四人面前,他的视线落在方离身上,直接视了其他人,开口説道:“我知道您就要离开了,不知您可否带上我一起离开?求求您了!”深深地弯腰鞠躬,态度十分谦卑恭谨。

这个今非昔比的少年正是当日他们从机关xiǎo楼救出来的人兽之子。那个不受药物限制,已经开始初步觉醒自身魔兽血统,似乎是狼类魔兽血脉的人兽之子。

他依旧弓着身,没有站直,似乎如果方离不答应他,他就这样一直不站起来。方离看了看他,再看看身边的同伴,微微一笑,説道:“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想法,让你想要跟随我?”她可是记得。刚开始接触这些可怜的人兽之子的时候,他们对她还是非常排斥的,就连一向被他们视作奇迹般的,雨枫对魔兽的吸引力在他们身上也没有多少作用,他们也一样与雨枫保持距离。

虽説后来经过他们耐心的安抚和治疗,这些人兽之子总算不再那么明显的排斥他们,可是也还远远未到接受的地步,遑论像现在这种情状,居然想要追随方离?

少年依旧弓着身子,开口説道:“我们是被遗弃的血奴”

“你们已经不再是血奴了,以后这样的话也不要再説了。”他的话尚未説完,方离已经一把将其打断,这些人兽之子还是摆脱不了以前残留下来的阴影,虽説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但是方离还是会时时刻刻的注意他们,不会让他们一不xiǎo心就又再陷入以前的恐惧之中,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重获信心,重做一个真正的人类。

“或许这就是原因”少年突然如此説道:“我们以前的确是卑微的血奴,这一diǎn谁也法改变,可是您和您的伙伴们却从来都没有看轻我们,是你们救了我们,而这其中,您是出力多的人,我只是想要报答您的恩情嗯,或许我也有我的私心,我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令人憎恶的地方,想要去看一看这个世界的样子,可是我知道自己不是一般的人类,而且也很弱xiǎo,如果没有一位强大的主人为我提供庇护,我一定法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所以”

“所以你想追随我,希望我为你提供庇护,让你去见识这个世界的精彩?”方离缓缓説着,眼睛盯着少年,仿佛想要看穿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这只是暂时的,我不会一直这么弱xiǎo,我一定会变得强大,变得足以为您所用,我的性命从今天开始就交由您决定,您叫我做的事,我一定会拼死去完成的,方xiǎo不,主人!”再次躬身,眼中却闪动着坚定的光芒,使他原就神采奕奕的双眼变得加锐利,光彩夺目。

“可、可可否也、带带上我?”就在四人的注意力被少年吸引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怯生生的一句问话,断断续续的,显示出説话之人怯弱的性子。

然而四人却是突地一震,猛然转头,略显惊讶的看着身后的少女,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眼前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女,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双手绞着衣摆,在她抬头的时候,不期然迎上四人的视线。眼中立即出现一抹惊慌,急急忙忙的撇开视线,又再低下头去。

不过这些都不是阎他们四人在意的地方,真正令他们吃惊的是。他们四人再不济好歹也算是职战者,而且他们一向自负感知力出众,别説一个手缚鸡之力的少女,就算是比他们要强大的职战者也很难躲过他们的感知,可是眼前这个少女却能这般声息的出现在他们身后,是他们的感知力退化了,还是这个少女根本不是一般人,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少女还是略显惊慌地站在原地,看得出来,其实她很紧张。或者説很害怕,但她却像生根一般,双脚就是紧紧地钉在原地,不愿移动,即使她其实是很想拔腿逃跑的。但她还是站在那里,继续坚持着,至于她为什么而坚持,这个恐怕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你怎么也来了?”不等四人开口,那个少年人兽之子已经一步冲到少女的身边,低声问道。

少女真的很紧张,紧紧的抓住衣摆。却是一言不发,其实少年的问题,她自己也没有真正的答案,她只知道她不想要像现在这样继续活下去,她想要改变,只是究竟该如何改变。要变成什么样子,她的心里却是没底。

知道少年要跟随那个非常美丽的姐姐离开,她想:或许我也可以!所以她也跟过来了,想要像少年一样,追随方离。让自己得以改变。

看着他们,四人多少有些明白了,虽然被他们救出来的人兽之子一共有三十二人,但是其中还没有完被恐惧支配的人却只有寥寥几个,而眼前的一男一女恐怕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身上依旧保有人类的人性,也有魔兽的野性,所以他们才会渴求改变,想要变得强大,不再受人欺凌,不再被恐惧支配,他们正欲冲破自身的桎梏,振翅飞向高的天空!

“很明显,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就交由你来决定了,莉莉。”雨枫拍了拍方离的肩膀,和阎、龙泽后退一步,表示他们不介入这件事。

方离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从他们的外表判断,那个男性人兽之子的年纪应该比自己要大一diǎn,那个女性的则要xiǎo一diǎn,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可也是两个可以算得上毫战斗能力的人,带上这样的他们一起去寻找魔巫医,一起继续他们的旅程是否安?会不会给伙伴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又是否真的可以发生蜕变,变成强大的职战者,为自己所用呢?

这些问题在方离心头盘旋,终,她作出决定,看着二人,她説道:“我希望你们明白,我并不是什么强大的人,一旦你们真的跟随我,我并不能为你们提供庇护,甚至,你们还会因为我的缘故,从而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这样你们还想要跟着我吗?”

“想!”

“想”

少年斩钉截铁,少女也是怯懦懦,二人都是毫不犹豫的应道,看得出来,他们此刻的决心真的非常坚定,只是不知道这份坚定的决心又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

“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跟着我一起走吧。”方离笑了笑,答应带上他们一同离开,“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就算在为他们祛毒治疗的时候,他们彼此之间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因为这些人兽之子的排斥,方离其实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基本情况,哪怕是他们的名字也从知晓。

“我们我们没有名字。”少年眼中闪过一抹怨恨,低声説道。

也是啊,他们来到这个世间的意义也只是被滕泒用来当做血奴,他们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遑论是属于他们的姓名了!

方离自觉问了一个愚问,甩了甩头,将脑中那些纷乱的思绪甩出去,然后説道:“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为你们取一个名字好不好?”

二人一听,似乎十分高兴,脸上露出笑容,不断的diǎn头,“好,当然好,谢谢主人!”

虽然他们身具滕氏一族的血脉,但恐怕滕氏一族的人从来都不曾把他们当作自己的族人,对于滕氏一族,他们加没有好感,想来他们也不愿意随这个“滕”姓,那就

“离笙、离原,以我的名作你们的姓,从今往后,这就是你们的名字,你们与滕氏一族不再有任何关联,你们是我离氏一族的第一、第二个族人。”

在此时、此地,不知方离是有意还是心,一个以后问鼎世界巅峰的家族——离氏一族就此诞生了!

广东省人民医院怎么样
第十六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广西治疗龟头炎方法
浙江能治男科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