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侯希贵的女儿侯希贵衣果捐的亿万富翁

2019-06-19 21:4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让我们共同祝愿侯大师身体永远健康!”2007年9月14日,湖南长沙华天大酒店正在举行一场非比寻常的生日宴,“寿星公”正是被誉为“平民慈善家”的侯希贵,其妻子、东方歌舞团歌唱家胡雁还登台唱了一首《让我跟你一起走》,祝贺侯的61岁寿诞。

  令世人未曾料到的是,仅十天后,侯希贵因病医治无效去世,留下一个向社会无偿捐赠近亿元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是什么让他在慈善事业上如此的无私,又有谁知道他曾经也是个吃“百家饭”的农家娃,《法制周报》将还原一个草根慈善家,以缅怀一个远在天堂的高尚灵魂。

  10月16日下午,细雨纷飞,湖南岳阳市君山侯希贵纪念馆。近三米高的侯希贵大理石雕像,静静地矗立在门前。很多市民来此悼念他们热爱的慈善家。“今年‘十一’黄金周的游客量刷新了记录,其中好多是奔侯希贵来的。”君山风景名胜管理处的副经理易少华说。

  仁爱之心萌芽

  侯希贵有一段辛酸的童年。父亲侯清寿,是汉寿当地有名的武生演员,为人正直、热情,是那种路见不平便会拔刀相助的汉子。母亲则是贤妻良母。“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是老子《道德经》中的两句名言,当时,父母为侯希贵取此名,是取“希贵者德性非一般”之意。

  童年时代,侯希贵随父母去湖北、贵州等地演出,当时家里经常断炊,他与妹妹经常数日饿着肚子度日。当时,小希贵最大的心愿就是吃一顿饱饭。后来,侯希贵在戏班当小学徒,曾在贵州铜仁剧团、萍乡杂技团、攸县花鼓剧团演出。

  吃苦肯干的他受到了大伙的喜爱,叔叔阿姨们经常将自己的干粮分给小希贵吃。因担心父母和妹妹在家饿肚子,侯希贵就将每晚练功后发的小包谷饼留下来,自己再怎么饿也忍着,待包谷饼积攒多些后,便用纸包着偷偷送回家。每次分饼的时候,一家人相互谦让,侯的父母经常哭成一团。

  有一天吃早餐时,一位老婆婆出现在戏班,两眼盯着侯希贵碗中的白米饭。小希贵急忙跑回食堂,端来了两钵米饭和一些萝卜丝。老婆婆已饿得顾不上道谢,双手颤抖地接过饭,大口吞吃起来。对方却不知,这两钵饭是小希贵的中餐和晚餐。

  看着老婆婆吃饭的样子,侯希贵感到一阵刺痛。“要让所有的人都有饭吃,不能挨饿。”当时,侯希贵暗自许下了心愿。从此以后,一颗慈善仁爱之心在侯希贵那里埋下了种子。“他后来那么无私捐赠,与他从小成长的环境有莫大的联系。”熟悉侯希贵的人说。

  写欠条捐款

  侯希贵有强烈的桑梓情怀。1994年4月4日,桃源县邀请侯希贵回乡参加桃花源游园会。临行前,他将200万元存款取出,准备捐给家乡。可毕竟家乡的底子太薄,200万元钱捐出,就像一杯水撒在沙漠上,远远不能满足家乡的需求。

  常德市幼儿园的房子陈旧破烂,他看了心疼;汉剧团部分职工无房居住,他于心不忍;一些中小学校迫切需要扩建教室,他岂能视而不见?侯希贵心情非常沉重,感到好像欠了这些单位和学校的债似的。为了让他们心里踏实,他竟先给这些地方写下一张欠资400万元的巨额捐赠合同,答应下次回乡兑现。

  为了不使捐款落空,他匆匆赶回香港筹资。这期间,他因为工作劳累过度,3次吐血,所得的400万元钱全部捐献给了这些单位和学校。当家乡的人们,看到侯希贵裤管撸得高高的、双脚肿得亮亮的、走路一拐一拐的,他们的眼睛都湿润了。

  侯希贵文化程度不高,不会说大话。“回到故乡,我首先想到的是教育,我是已经吃够了没有文化的苦头!总不能任家乡后代再重蹈覆辙吧!”于是,侯希贵向攸县一中和汉寿、常德地区学校捐资75万元,后又为救助失学儿童的“希望工程”捐资60万元。这一壮举拉开了侯希贵巨额捐献的序幕。

  侯希贵说,每次踏上那梦绕魂牵的故土,他的心就难以平静。有一回,他听桃源县领导说,因为资金太少,修复、开发“桃花源”工程一直搁浅。他二话没说,将随身携带的110万元全部捐了出来。“我不想出风头,我只是先带个头,一心一意为了湖南人民,多做点好事,做点善事。”

  在1995年侯希贵手头最拮据的时候,湖南遭受洪灾,侯希贵闻讯连夜筹集善款,变卖家产,千方百计先后捐出了100多万元救灾。侯希贵总是短短两句,说:“看着家乡还没建设好,我心里着急,我有一点钱就要捐赠给他们。”朴实无华,一如其人。“惠”人不倦,博爱无私,这正是侯希贵“节俭”出来的巨大财富。

  跟随侯希贵多年的秘书刘少鹏回忆,早几年,他与侯代表湖南省歌舞团参加波兰的艺术节,在行程过半的一天晚上,侯正在宾馆房间看电视,突然看到一个报道是有关湖南遭受特大洪灾的。顿时,只见侯泪流满面,当天晚上便打回国,要朋友代为捐款。

  第二天清早,就搭乘飞机赶回国,还未来得及进家门,侯又火速赶赴深圳筹集物资。两三天后,在湖南受灾害最为严重的安乡,侯带着一车车大米、衣服出现在河堤上,亲手分发救灾物资。当地的老百姓感动得痛哭流涕,纷纷拉着他的手,在场者无不动容。

  还有一年的寒冬时分,侯先生与刘少鹏在湖南怀化办事,晚上一同外出散步。突然,侯在一菜市场的角落里,看见一个穿着邋遢的老婆婆,带着两个面容稚嫩的小孩和一个中年妇女,躺在冰冷的石板上,蜷缩成一团。侯希贵说大家把钱都拿出来给他们,他立即将自己身上仅有的600元钱,放在了老婆婆旁边,流着泪转身离去。

  “衣 果捐”的亿万富翁

  侯希贵已将慈善作为一份事业经营并坚持了15个年头。 对慈善事业慷慨的侯希贵对自己和家人却很“吝啬”,侯在家时一日三餐非常简单,一瓶豆腐乳、一盘辣椒就可,基本都是家常小菜,他最喜欢的就是酸菜炒肉,如果被邀请外出吃饭,他也准会将剩菜打包带回家。

  “我就看见过他在吃剩饭剩菜。”一位采访过侯的说。即使侯希贵定居香港时,他穿坏的鞋子,只要能补的就修补,决不换新鞋。在夏季,侯希贵最怕热,但家中空调只要没来客人就不开。每天晚上睡觉前,还要亲自查看一下厨房,看是否关好了水龙头、电灯。

  一位香港大老板为了结识侯希贵,特在某酒店摆下一桌酒席,熊掌、鱼翅等山珍海味一下子就让侯傻了眼,更别说那些精美的银制古董餐具,更是世间罕见。当听说那桌酒席价值19万多元后,侯脸色大变,黯然泪下,沉痛地说“我家乡的老百姓还很穷啊,这一桌酒席够他们一村人过一年了……”,侯当场辞席而去,跑到一家小餐馆吃了三碗面条。

  上个世纪90年代,侯希贵一次带着数百万元回湖南老家捐赠,情之所至,竟将自己的路费也捐了出来。第二天,为回珠海的路费犯愁的侯希贵,犹豫良久,终于向亲戚开了口:“你借点钱给我吧。”亲戚怔住了,以为听错了,一位海内外著名的慈善家怎么会向自己借钱呢?“不要借多了,就千把块钱,几百也行……”侯希贵说。

  “你为什么把路费也捐了?”“看他们那么穷,我能忍心不拿出来吗!”侯一脸严肃地说。 而那位默默相对的亲戚,只能一声叹息。

  多面的慈善家

  1995年的时候,侯希贵在常德乡下看望困难户,在行至途中的时候,突然看见路边有一所破败不堪的土砖屋,他立即递烟给房屋的主人——一位身穿破棉袄的老农,询问家庭情况,得知对方遭遇了洪灾,但言谈举止中又感觉到对方自尊心很强,不便直接给钱。为了不伤害老农的感情,侯希贵在临走时,在自己坐的竹椅的缝隙中夹了一叠钱。

  侯希贵与妹妹希秀从小相依为命,感情也最好,当妹妹的小儿子满15岁时,很多亲戚朋友都送上了厚厚的红包祝贺。可是,侯希贵分文未给。“哥,你给10块钱也表示点意思吧!”妹妹说,“你把红包钱都给我……”侯希贵反而这样要走了妹妹的所有红包,全部分给了附近的贫困农民。

  他对家人和亲朋戚友的要求不止是严格,而近乎苛刻了。有亲戚找他要钱,大都失望而归。于是,亲戚们不高兴了:对非亲非故的人这么大方,对自己人却小气得很。你连家都不要了?侯希贵回答:“你们应该自强自力,我要帮更多的父老乡亲。”

  家人看侯希贵出手大方,捐款时动辄成千上万,对自己和家人却很“抠”,就劝他少捐点,侯哈哈一笑,照捐不误。胡雁妈告诉自己的女儿,“如果他对钱斤斤计较,那么他对你也会斤斤计较。”心地善良,为人大气,侯希贵得到了胡雁及其父母的认可,两个年龄、文化差异很大的人终于走到一起,“他都50多了,我能改变他吗?”斯人已逝,默契还在,想起往日的情景,胡雁唏嘘不已。

  在妻子胡雁眼里,侯希贵胸怀坦荡,大大咧咧,心灵善良纯洁几近儿童。他信奉“吃亏是福”、“以德报怨”,永远信任别人,偶尔上当受骗也不改悔,“付出的同时也在得到”,对得与失、利他与利我有着异于常人的境界,因此这个外观强悍心理柔软的人赢得了许多朋友的爱戴。

  当他身处困厄时,朋友们伸出援手;当他开口为家乡募捐时,富豪们慷慨解囊,他们觉得把钱送给这个一心向善者,放心:他不会用于享受,钱对于他左手进右手出,在捐助中分享,在失去时拥有,他在获捐者脸上看到笑意,他快乐,他安慰,这就够了。

  “他并不是一个眼界低的慈善家!”刘少鹏认为,在侯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其视野越来越开阔,比如乡村教师待遇问题、洞庭湖环保问题、青少年犯罪问题,都成为了他关注的事情。侯希贵并不神,有他的小缺点,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对于外界一些人将侯希贵“神化”,刘如此解释。(陈军良、刘星宜先生对本文亦有贡献)

经血不畅痛经吃什么药
经血不畅用什么药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