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海的那边

2019-09-14 07:3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海是天门客栈的小伙计。
天门客栈面海而立,紧邻着天门渡口。每天都有许多人到这里喝一碗陈年老烧酒,吃一盘切牛肉,然后便从这渡口乘船出海,去寻找传说中的岛外岛。
据说,岛外岛是一个仙人居住的地方,地面上铺满了金沙,天空飘着五彩祥云,鸟儿的歌声比天门府最会唱歌的乌弦姬唱的还好听,河水清凌凌,河底铺满了碎银,亮闪闪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每个人说起那个地方的时候都是一脸的憧憬,那样迷恋的表情仿佛真的已经到了那个境地。阿海想不明白,即便那是个很美的地方,当真值得舍弃拥有的一切去追寻吗?
“你不懂。”阿海的朋友阿河嗤鼻,“哪怕只是岛外岛上的一片金叶子,你就可以换很多你想要的东西,比如去天门府听乌弦姬唱曲儿,高兴了还可以让她陪你睡觉……”
阿海堵住耳朵,他才不要听什么乌弦姬唱曲儿呢。
终于有一天,阿河跟着一群背刀人出海了,去寻找传说中的岛外岛,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掌柜的说,那些出海的人定然是叫海妖给吃了,岛外岛的传说都是骗人的,傻子才会信。
掌柜家上数五代都在这里开客栈,几乎同天门渡一样古老。传说是从掌柜的爷爷的爷爷那一代开始的,掌柜的告诫阿海,天门渡原该叫做鬼门渡,都以为海的那边是仙岛福地,其实是鬼门关,你永远想不到出了天门渡,阎王爷会怎么来同你打招呼。
阿海想,天门渡也好,鬼门渡也好,都跟他没关系。极致的富贵,他也不羡慕。他觉得现在就很好,每天看一些形形 的客人,听掌柜呼喝使唤,跑来跑去忙忙碌碌,闻着海风的咸腥味,偷偷的看一眼认真算账的小环,他便觉得甚是幸福。
小环是掌柜的女儿,管账目。阿海觉得她是整个天门镇最好看的姑娘,虽然阿河笑他,那是因为他没见过乌弦姬。可他就是觉得小环好看,她拿笔的样子,翻账目的样子,她冲他笑,说“嘿,阿海。”的时候,他就觉得心里要开出花来了。
有一天,渡口漂来一个人,有人在他的胸口发现了一片镶着宝石的金叶子,昏迷中那人一直在呢喃着“辟萝”,那是岛外岛神女的名字。大家都说那个人一定是找到了传说中的仙岛,还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女,更重要的是他还拿到了岛外岛上的金叶子。
阿海问掌柜:“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掌柜的头也不抬:“鬼迷了心窍才会信那些话。”
“可是,他们都说他身上有岛外岛的金叶子,那是做不了假的。”
“你要听他们说,又何必问我。”掌柜的甚不耐烦,把一只可怜兮兮的小巴狗扔到阿海的脚边,再教这小畜生乱跑,我就炖了它。
“它不叫小畜生,它有名字,它叫阿福。”阿海抱起小巴狗,自阿河走后,那是他唯一的伙伴。
“不管你服不服,这里我说了算,你再偷懒,跟你的畜生一起滚蛋。”掌柜的恶声恶气地说。

二、出海
天门客栈最后一个客人也睡下了,阿海从一天的呼喝声中救出自己的耳朵,抱着阿福,坐在客栈门槛上。若在平日,他是一沾枕头就要睡死过去的,今日却不大一样,他忽然又想到了阿河,想到了白天漂来的那个人。
暮霭沉沉,海上的夜色有一种奇异而诡丽的美。
渡口灯火明灭,又有人要出海了。阿海吸了吸鼻子,自海上吹来的风里有一种亲切的味道。飘渺的歌声不知何时出现的,丝丝缕缕,似喟似叹,和着海浪海风呼啸的声音,像是春日里海棠花树下的一场浅梦,让人沉醉其中不愿醒来。
“汪——”
阿福突然从阿海的怀里跳了出来,夜色下像一团影子奔向了渡口的大船。
趁着船员整顿行李的混乱,阿海也混上了大船。好大的船啊,他在海边长大,却从未见过这样华丽的大船,以至于他必须小心翼翼地一间间屋子寻找阿福。
飘渺的歌声又响起了,像海的味道被风吹来,沿着毛孔钻进四肢百骸,软绵绵像云一样轻柔。
“汪——”
“阿福——”
阿海低低唤着,沿着声音传来的方面悄悄摸索进了一间房间。
木门吱呀呀被推开,月光如水,阿海站在门口,呆呆瞧着倚窗望月的女孩子,竟忘了呼吸。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下如同通透的玉石,长长的发蜿蜒在脚边,像黑缎子披风一样裹着她娇小的身躯。窗子外面,海浪在欢腾,揉碎的月光星星点点随波起伏,海面好像倒过来的星空。
女孩子看到陌生人闯入却一点都不慌张,依旧用一把白色鱼骨做的梳子懒懒地梳理着她的头发,她笑吟吟望着阿海,阿福就趴在女孩子的腿上,亲昵的舔舐她的手指。
“你就是阿海哥哥?”女孩开口,声音柔软的像天上的云。
“你、你知道我?”阿海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从女孩子身上移开。
“唔,阿福告诉我的,你是阿福最好的伙伴。”女孩儿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阿福的鼻子。
阿海瘪瘪嘴,他实在不知道该不该信她的话,事实上她看起来太漫不经心了,也完全看不出会对自己的话负责的意思。
“你不怕我吗?”阿海问了另一个问题。
女孩儿咯咯地笑了起来:阿福说阿海哥哥是好人,比这船上任何一个人都是好人。
“这条船真的要去寻找岛外岛吗?”
“是呀。”
“那你也是去寻找岛外岛的?”
女孩儿神秘一笑,像一只午夜的精灵:“那都是骗人的,我不信,阿海哥也不要信。”
“那你为什么要出海?”
女孩儿轻轻叹了口气,阿海的心竟因为那声叹息微微一颤,她实在是不适合叹息的。
“据说海上有一种妖,会在月亮升起的时候,沐浴在月光下放声的歌唱,她们的歌声可以迷惑人的心智,让海上的船只撞上暗礁或是误入海中漩涡,除非有比海妖更美丽的歌声,海妖就会羞愧的沉入海底,船只就可以安全的航行了。他们说我的歌声会让月亮黯然,让海妖失色,所以要我来克制海妖。”她拨开覆盖在腿上的浓密的发丝,露出莹白的踝足,还有足踝上不该出现的乌黑的铁链子。
阿海瞪大了眼睛,他从未曾这样气愤过: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太过分了!他挥舞着拳头,我要找他们理论。
女孩儿摇了摇头,依旧笑吟吟,她是真的在笑,眼角眉梢似春风抚过,看不到一丝悲伤:阿海哥为什么生气呢?我的歌声比最会唱歌的海妖还要美,阿海哥应该为我高兴的呀。
阿海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在为她愤愤不平,她却似乎并未为自己的境遇伤悲,他在自作多情!
“航海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一个女孩儿真的不该跟来……”
“能在无边的大海上漂流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女孩掬住一抔月光放到唇边轻轻吹散,指尖星星点点光晕盘桓。转过头来甚是无辜的看着阿海:“阿海哥若真的想帮我,可不可以告诉那些人不要锁着我,这些铁链子勒得我好痛,我不会逃的,我告诉过他们很多次了,可是他们都不信。”
“好吧。”阿海妥协,“我帮你跟他们说,可是,还是想劝你一句,女孩子还是不要出海的好。”
女孩眨眨眼睛,笑得有些无辜,又有些幸灾乐祸:“不出海,阿海哥是要我跟你还有阿福游回岸上吗?”
“什么?!”阿海叫了一声,冲到窗前,入眼的茫茫大海让他欲哭无泪,说话的空当,大船已经出海了。阿海苦着张脸,明儿一早掌柜的发现他不在了,一定会把他那床遮不住脚的被子丢到海里的。
“你看。”女孩趴在窗台上,细细的手指指着远方,幽蓝的火光在海浪之间涌动,“海妖唱歌了。”

三、海妖
航海一直是阿海的梦想,这梦想就像被窗纸遮挡的阳光,只要一个锲机,轻轻一捅,梦想便会照进现实来。现在,他的梦想要实现了。
海浪猛烈地拍打着船舷,海风如刀割着窗棂,大海疯狂的涌动着想要将这艘船揉碎,沉沉的夜幕下,星星光点浮动,飘渺的歌声笼罩着茫茫大海,隐隐约约,似有若无,就像小环晚上点的栀子香,渗进毛孔里,连灵魂都被熏得怠懒了。
“唱!”刀疤脸的水手狠狠地捏着女孩的手臂,本就狰狞的面孔因为恐惧与暴怒更加的可怕。
“不许你欺负她!”阿海甩甩脑袋,海上的歌声让他昏昏欲睡,不过还好他还清楚自己现下的境况,海妖的歌声响起的时候,船上的水手便将女孩还和他抓到了甲板上,用他胁迫女孩唱歌。
“我不会唱的,你们是坏人,伤害了阿海哥哥,我不给坏人唱歌。”女孩仰着下巴,倔强的抿紧了唇。
甲板上的船员在月光下静静的站立着,海妖的歌声已经让他们的灵魂沉睡了。
刀疤脸的男人整个面孔已经扭曲了,现在他是这船上唯一还清醒着的水手了:“你不唱,我就把你们两个扔进海里做海妖的晚餐。”表面的凶狠已经掩不住他惶恐的内心。
阿海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哗啦啦的水声,但不是水在流动,像是好多的鱼类在拥簇着游动,声音越来越大,已经到了船下。接着他又听到了那种像月光一样轻柔的歌声,这次声音就在耳边,低低的蛊惑着他疲惫的灵魂。
就在他陷入沉睡的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然后就有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那一缕原本已经被海妖的歌声牵引着飞起来的灵魂陡然又被拉回了身体。阿海张了张嘴,声音立即被海水堵回喉咙,他挣扎着向水面游去,抬头的瞬间,整个人再也动不了了。
白色的月光照进浅蓝色的海水里,折射出蓝宝石一样的光波。海面之下,妖冶的海妖舒展着她们曼妙的身躯,银色的鳞片光芒闪动,海草一样的长发披散开来,柔柔软软浮在水中,像春风里摇曳的最嫩的柳枝。
“别看。”一只冰凉的小手遮住了阿海的眼睛,同时拖着他向更深的海底游去,意识在涣散,昏迷前的最后一刻,阿海感觉到头发一样丝丝缕缕的线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身体。

四乌弦姬
传说,在苍茫的大海之中有一座岛屿,名叫岛外岛,那是航海之人毕生追寻的地方。金沙为地,碧玉为山,五彩羽毛的鸟儿比凤凰还要尊贵,铺满碎银的河底闪着耀眼的光芒,在山顶的那棵蝴蝶花树下许下愿望,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阿海捻起地上一撮金沙,金灿灿的光耀得他睁不开眼。他拧了自己一把,生疼,可是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到了岛外岛,莫名其妙的就到了那个梦一样的地方。
“阿海哥哥,”女孩摇着他的手臂,“你怎么啦?”
“啊!”阿海如梦初醒,他的脑子里有好多的问题绕在一起,以至于乱糟糟打成了死结,都不知该怎么捋清楚。
“阿海哥哥都不关心我叫什么,好伤心啊。”女孩微颦远山,水汪汪一双眼望着阿海。
“你叫什么名字?你可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吗?”阿海叹气,他发现自己真的脑筋锈掉了。
“你叫我乌弦姬吧。”
“乌弦姬?!天门府最会唱歌的乌弦姬吗?”阿海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
女孩依旧笑吟吟:“只有乌弦姬的歌声可以像拨动的琴弦一样美妙。”
“你知道我的朋友阿河吗?”
乌弦姬的眼睛几不可见的暗了暗:“阿河么?他很喜欢听我唱歌。”
阿海叹了口气:“他出海了,去寻找岛外岛,啊,如果这里是岛外岛的话,你可不可以帮我打听一下岛上是不是来过一个右手小指少了一节的年轻人。”
“如果阿河真的是去寻找岛外岛的话,你大约再也见不到他了,海上的人会在海妖编织的梦境里灵魂沉沦,再也无法醒来,肉体则会成为海妖美味的餐点……”
阿海突然觉得有些冷,他想现在自己是否就是在海妖的梦境里,而他的肉体早已被分割吞噬,就像客人们盘子里被撕碎嚼烂的牛肉……
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因为是乌弦姬的朋友,阿海受到了最尊贵的待遇。彩衣翩翩的少女们捧出金盘盛着的鲜果、玉盏装着的佳酿,还有柔软光滑的新衣服。阿海却战战兢兢地想,他一个小小的店伙计高粱饼子腌咸菜果腹即可,承受了这般府衙老爷的待遇只怕要折寿的。
乌弦姬听了这话掩口轻笑:“你只道高粱饼子腌咸菜好,那是因为你还没吃过更美味的食物,等你习惯了锦衣玉食,你就会发现原来的生活是多么的让人无法忍受。欲望啊,不止生于一无所有,更生于拥有之后对失去的恐惧。”
乌弦姬手指绞着发丝幽幽叹息,目光流转,又俏生生笑道:“我弹琴给阿海哥听。”
那时他们便坐在一株繁盛的蝴蝶花树下,树下有一方玉石桌,桌上两排银钉,仿佛七弦古琴。乌弦姬扯下几根发丝缠绕在银钉之上,以发做弦,就这样清清凌凌弹了起来。琴音如醉,满树繁花摇曳,花瓣纷纷扬扬在乌弦姬飞舞的发丝间缠绵,似云似雪,如幻如梦。
阿福在院子里跳来跳去,追赶着在它鼻子上飞舞盘桓挑衅狗之尊严的花蝴蝶。乌弦姬弹琴的时候,他正在蝴蝶花树的另一边刨啊刨,蝴蝶花树的根有一种奇异的香味,让狗沉醉。在盘错交结的树根间阿福幸运的刨到了一截白生生的骨头,兴奋地从泥土里拖了出来。一只脚悄无声息的踩住了骨头的另一端,阿福怒视着抢它骨头的敌人,是那个一直安安静静侍立在乌弦姬身后的婢女碧螺。碧螺伸出一根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伸手抽走了阿福的骨头,重新埋进树根里,合上土,踩实了,然后悄无声息的裂开嘴重阿福笑了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细碎牙齿。

共 11 1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古老的传说,在海的那边有个岛外岛,那是一个仙人居住的地方,地面上铺满了金沙,天空飘着五彩祥云......每天都有很多满怀希望,充满憧憬的人们从鬼门渡乘船出海去寻找传说中的梦,可是,他们却全都一去不复返。他们是被海妖——海的精灵迷惑了,把三魂七魄中的贪欲和恶念献给了海神,剩下的两魂六魄是经过了净化的灵魂,可以重入六道,开始新的轮回。朦胧梦幻、充满诗意的意境,委婉含蓄的婉约情调,圆润清丽的唯美语言,宛如一幅宁静、柔美、而又清雅的婉约画。作者以阿海出海寻梦的经历为线索,自始至终营造着梦幻氛围,以细腻的笔触、传神的演绎,分层次、逐一把一个个鲜活饱满、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推到读者的面前:心地善良、正直勇敢的阿海;歌声婉转、百媚千娇的海妖;利欲熏心、心狠手辣、穷凶极恶的水手......作品采用了象征的表现手法,含蓄地表达了作者的思想:人的贪欲和恶念是使人沉沦的大海,海妖——海的精灵则是正义的化身,而人天生都是善良的,只要净化了心中的贪欲和恶念,人的灵魂便会得到升华从而变得美丽。好文!编者沉醉于字里行间,感觉其中的文字就像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如清泉、似朝露的韵律令人耳目一新。欣赏!倾情推荐共赏。【实习编辑;蝶梦子逍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81509】
1 楼 文友: 2014-08-14 15:26:05 一篇难得的传奇小说,唯美的文字净化人的心灵,好!多谢赐稿,问好作者,逍遥双手奉上香茗一杯。 钟博,钟情的钟,博爱的博。矛盾乎?钟情于伊人,博爱于世间的一切真善美也。
2 楼 文友: 2014-08-14 15:51:12 其实,我们也可以把海神理解为正义的化身,他把所有心存贪欲和恶念的人全都要毫不留情地惩罚,而海妖则是拯救人们灵魂善良而美丽的天使。 钟博,钟情的钟,博爱的博。矛盾乎?钟情于伊人,博爱于世间的一切真善美也。
 楼 文友: 2014-08-17 11:06:27 海的那一边是诱惑也是救赎,那些女子可以是人们眼中的仙女也是以人为食的海妖,当然,歌声之美好,灵魂脱离,这些都是一种相对统一关系,阿海一类人的存在,喻示了人类的心是善恶并存的,有的时候善占据了主导,有的时候恶占据了主导 阿河离去后,阿海机缘巧合地上了海船,遇到了海妖,他想要将这个美丽的女子救出的举动,让女子最终把他救上了岛,成为了贵宾,而水手也逃过了一劫后到达岛上,并且想要树立自己的权威 杀了阿海。阿海再次舍身去救海妖了,而海妖要的是他的恶念 故事很是奇诡,让人们在梦境里去体味善恶的统一。
回复  楼 文友: 2014-08-27 16:4 :07 其实,末尾有一个细节可能不是太引人注意,碧螺杀死了水手时,在他的梦里看到了一朵含苞待放的女儿香,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凶残的大恶人的心底也有一个那么柔情的的印记,但是事实上,人非生来凶恶,再恶的人,他的内心深处都有(或者层经有过)连他们自己都不曾注意的善
4 楼 文友: 2014-08-17 11:11:47 觉得,每一个人物都不是凭空而生的,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喻意。现实与幻境的交织,让心灵得到一次升华。安于现实却被无辜拖到幻境中的阿海,拥有艳遇的阿海,在异世成为英雄的阿海,不过是一场幻境,现实呢,依然存在着,阿海最终回来,恶念被剥离了,以后他会不会再起恶念呢?这谁也是说不清的了。只是,再不会有海妖来帮助他了吧,那个在幻境里存在了逾千年的传说是否会继续流传下去呢?听故事的人怀疑故事,也相信故事,正如那些前赴后继去寻找岛外岛的人们。
5 楼 文友: 2016-09-07 06:11:46 读了相隔万水千山的老师佳作,虽然我们相居遥远,但我们的心近了,聚会在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心心想相连的文友亙相帮助,共同学习努力前进!宝宝便秘吃什么
小孩上火吃什么
肾炎是如何引起的
小孩中暑的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