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海城豆奶事件问题出在哪儿

2019-09-16 23:5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海城豆奶事件问题出在那儿_产业经济

  海城学生豆奶事件发生后,在第一时间立即赶赴事发地,在医院、学校、工厂多方调查了解,想方设法找到了该厂负责人进行采访。由于事关重大,一直等待着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和答复,但20多天过去了,事件原因却迟迟没有公布。  3月19日,辽宁省海城市8所小学校1300余名学生在当日饮用了该市教委推荐的“宝润”牌学生豆奶后,其中400多名学生出现腹痛、头痛、眩晕等症状。获得此消息后,立即驱车从大连赶往事发地,初步了解了事件的有关情况。而据4月8日北京及大连市有关媒体报道,已有“近百名家长及学生来京求医”,并“已经证实有3人死亡”。  获信息即刻驱车赶赴事发地  3月20日,上午8时许,接到辽宁省鞍山市一群众打来的,举报鞍山市所辖海城市(县级市)有8所小学校学生因饮用当地产学生豆奶发生“食物中毒”的情况。当进一步向这位举报人了解事件的缘由时,对方告知“你们单位不会调查吗”,尔后,便挂断了。大约40分钟后,便驱车赶往事发地。  四百余名学生三个医院就诊  经过5个多小时的行程,于当日下午1点多钟到达海城市,经询问,找到了首先收治患病学生的医院——广济医院。看到,医院一楼挤满了焦急的家长和正在打点滴的小学生。由于学生太多、床位有限,除一些情况较严重的小学生外,其余的孩子都是三、四个挤在一张床上,坐着输液。  询问一位小学生“为什么来打吊瓶”?这位小学生告诉:“上午课间操后,喝了学校发的奶(学生豆奶),喝完后肚子就疼了,身上还有点麻,脑袋发热。”站在旁边的这位学生家长告诉:“当时孩子的反应是体温不正常,忽而高,忽而正常,一会儿37.5°,一会儿36.8°,来回反复。”从医院的一楼上至四楼,几乎每层都有很多学生在输液。在现场了解到,病情较重的学生都说,是昨日在学校课间操时喝了学校统一发放的学生豆奶才出现腹痛、头痛症状的。  广济医院内科一医生告诉:“这些孩子被送到医院时的主要症状是腹痛、恶心、呕吐,医院及时采取了抢救措施,为孩子们注射了解除胃肠痉挛和恶心呕吐的药。”另据该院有关人士透露:“从19日中午开始,已陆续有300多名学生被送来本院就诊。”  为进一步了解学生患病的情况及学生奶的来历,于14时45分左右驱车来到位于该市铁西区的铁西小学(第一个送孩子就诊的学校)了解情况。但是,学校办公楼里除了还在上课的老师和学生外,找不到任何负责人。不过在学生的手里,看见了他们所喝的“高乳营养学生豆奶”的包装袋。生产单位为“中美合资鞍山宝润乳业有限公司”。一些学生告诉,这是他们第一次喝学生豆奶。事情发生后,老师已经不让他们喝了。还想进一步了解情况,在走廊询问一位匆匆走过的老师,然而却吃了闭门羹。无奈之下,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了该学生豆奶的生产厂。在厂门口,已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一位值班人员告诉,昨天(3月19日),他们厂共生产了4200袋学生豆奶,送给海城8所小学的那部分学生豆奶“出了点问题,厂领导们都到海城去了”。  当正在广济医院和铁西小学调查情况的时候,又获得一条信息:“除广济医院外,还有中心医院、中医院都陆续收治了一些因饮用这种豆奶引起的腹痛、头痛的小学生。”放下,立即驱车赶至铁路东侧的中医院。在该院,所看到的和在广济医院所见到的情况基本差不多。学生们在打着点滴,家长们守在孩子的旁边。据了解,当天共有400余名学生因饮用该学生豆奶出现以上症状,被送往当地3家医院就治。  与该厂负责人见面  17时15分,绞尽脑汁多方寻找,终于与生产厂家“中美合资鞍山宝润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郝先生通了,对方要求与见面再谈。20分钟后,在海城市妇产医院门前与这位董事长见了面。短暂的寒暄后,直面出击,但是对方一再要求随他一同去鞍山市。为了了解情况,随其来到了鞍山一较僻静的地方。  据这位负责人讲:“经过鞍山市卫生部门的检验,我们的产品没有问题。目前市政府已经召开了紧急会议,用不了多长时间,会向你们媒体通报的。”这位负责人还说,“如果是产品质量问题,不用检察院来抓我,我自己会去自首的。另外,我们除了送给海城的8所小学的豆奶出了问题外,同一批货  送给鞍山其他区县学校,学生们喝了都没出问题,这不是怪事吗?”当询问:“如果产品质量没有问题,为什么医院就诊的学生和家长都说是喝了学校发的这种豆奶后出现腹痛、头痛的现象,你将做何解释?”这位负责人说:“在没有公布结果之前,我也搞不清楚问题出在那儿,是否还有其他的因素存在。”  与此同时,拨通了辽宁省卫生管理部门的,询问是否了解此事。对方回答“正在调查当中”。又拨通了鞍山市有关部门的,然而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事件发生至今尚无明确答复  从学生饮用豆奶出现问题至今已二十多天了,有关部门一直未给患病学生及家长一个明确的答复。北京有关媒体对此事件进行披露后,从4月8日上午至下午一再给鞍山市有关部门和厂负责人打,不是“无法接通”,就是没人接,要么就是关机。13点35分,终于拨通了海城市食品工业办公室一负责人的,向他了解事件进展并核实北京媒体的说法,结果被告知“刚刚出差回来,正在家里休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当告诉他,是否想办法找到企业的负责人,有什么新情况请通知时,对方告知“该厂领导的我不知道”。  截至发稿时,一直没得到辽宁省、鞍山市和海城市对此事件的情况通报,也无人为此事件做出解释。虽然该生产厂家负责人称“产品没有问题”,但一直未拿出依据来。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件的发展。(刁丕仁)

人工智能
音乐
民生视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