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红会放飞白鸽574民不认同红会形象已改观

2019-10-09 14:5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会"放飞"白鸽 57.4%民不认同红会形象已改观

今天,“红会放飞白鸽”成为络舆论场最热话题之一。中国红十字会通报,赵白鸽卸任红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

这距离她立下“辞职军令状”的时间,是1年4个月。

2013年4月28日,中国红十字会掌舵人赵白鸽曾公开立军令状:“如果两到三年,还是不能翻转‘黑十字’印象,我自动请求辞职!”如今,时限未到,印象未转,选手却已然离场。

赵白鸽执掌红会三年,成绩单如何?本人未表态之前,络舆论场毁誉参半。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2000条络舆情统计显示,57.4%民不认同红十字会在三年间已扭转了“黑十字会”的印象(其他民发表其他观点,并非对立观点——注)。

在对赵和红会的评价中,18.6%民直接提及关键词“丰硕成果”,对此持否定态度。

这个被诟病的关键词,来源于今日的红会通报。通报中称:“三年来,中国红十字事业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与赵白鸽的辛勤努力和扎实工作是离不开的。”

在红会通报公布后,曾质疑红会社监委的周筱,公开评价赵白鸽是“体制内的好人”。

“赵白鸽执掌红会后,确实在努力改变。她对我还是挺宽容的,多次公开说,红会欢迎监督。只是,红会体制内阻碍改革的力量实在太强大,赵白鸽也无能为力,甚至只能与他们合流。”周筱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是,既然赵白鸽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她就必须为此负责。这是一个官员的社会。”

关于这位62岁的女性官员,29.3%民还提到了另一个23岁的女子——郭美美。

2011年10月,郭美美事件重创红会后,时任国家计生委副主任的赵白鸽,被认为是“临危受命”,执掌红会。

赵白鸽的三年,并不平静。红会经历的屡次质疑,波澜并不比2011年的郭美美事件小:2012年4月,红基会“仁爱基金”西部志愿者工作办公室在陕西捐赠劣质自行车、红会成都募捐箱内善款长毛事件、红会冠名医院发生医疗事故、红会相关项目基金存在监管漏洞、海南风灾“盛夏捐棉被”事件……

疲于回应质疑的赵白鸽,也因此被称为“救火队长”。

中青舆情监测室梳理多家媒体总结,在红会历任领导中,有剑桥大学生物医学博士头衔的赵白鸽最为高调。她任上,红会与媒体、公众的互动明显增多。

成都募捐箱内善款长毛事件、专栏作家潘采夫“七问红会器官捐献”、“红会购置别墅”络谣言事件等事件中,赵白鸽均被报道主动与、举报人交流、长谈,并无“官架子”。

2013年“4·20”四川芦山地震后,红十字会遭遇了谣言“三重门”:“我国是唯一未加入国际红十字会的会员国”、“一基金收到的钱要打入红会账户”、“中江红会虚开药品发票”、“开豪车的郭子豪是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中国红基会副理事长郭长江之子”……

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红十字会动态”成为了震后60小时之内排名第五的热度词。

上述谣言虽均被国际红十字会、一基金、赵白鸽一一辟谣,但一些“有细节”的谣言,经常在络传播中“春风吹又生”。

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事实一直都在,但民让不信任的情绪左右了判断。谣言有土壤,正是在于它迎合了这种情绪。

尽管赵白鸽曾表示“在灾难面前,红会和一基金绝对不是竞争关系”,但民却把一官一民两个慈善机构放在一起比较,从捐款数额到运作透明度。

她任上,红会并非“原地踏步”。2011年7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上线试运行。2012年10月,红会公开选拔官员。2012年12月8日,红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均受到社会瞩目。

但改革虽动,结果并未说服公众。民“小羊军团杨军”对红会的评价,在普通民中有一定代表性:“与权力体系捆绑一体,与商业机构过从甚密,与丑闻如影随形,与中国社会稀缺的公益精神、独立人格和中立客观立场渐行渐远……”

2014年郭美美“锒铛入狱”,红会的声誉却仍未回到正轨上来。

红会这三年,难以取信公众的,是赵白鸽个人吗?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37.6%民认为红会负面形象“积重难返”,主要原因在于慈善体制,赵白鸽对红会改革“力不从心”。

中青舆情监测室认为,在赵白鸽任上,官员个人与红会的公众形象捆绑在一起,形成了“木桶效应”。公众眼里,并不会看到木桶最长的一根,决定“木桶”水面的,正是最短的一根“木板”——红会的现行慈善制度。

因此,改革尚未成功,公开透明的新制度尚未建立,官员个人终究无法独善其身。再开明的姿态,也难以“力挽狂澜”。

民“徐震——笑看红尘”评价中肯:“红会之过,非白鸽一人所为。红会之错,非白鸽一人可以承担。”

红会通报中,接任赵白鸽的还是一名女官员——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徐科。换帅后的红会,将走向何方?

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统计显示,31.5%民认为,单凭领导换人,难以改变红会负面形象。民“啊杰”就发问:“赵白鸽的去或留有意义吗?换个领导,制度不改变,老百姓就信任红会了吗?”

同时,35.6%的民期望红会痛定思痛,拿出“破釜沉舟”的魄力,重立起慈善标杆。微博粉丝1700余万的潘石屹也对红会呼吁:“别因不透明伤害了大家的爱心。每一分钱的善款都要公开透明。这是任何慈善机构的生命。”

天水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成都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克拉玛依好的白癜风医院
天水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