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影之门第四百七十六章青山绿水七十二

2020-01-24 20:40: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影之门 第四百七十六章 青山绿水(七十二)

她又对菲林重复了井边麻脸人的故事,但这次的剧情是麻脸人喝了水桶里的水,而当他放下水桶时,水就像血一般从他布满斑点的脸上流下来。

她吩咐厨房的侍童从洗衣井里打水来烹调所有的餐点,因为她可不想看见有人死在她的餐桌上。

菲林带着那令人愉快的评注离开厨房,手上满是顺手牵羊而来的甜蛋糕。走没多久就看到一位侍童站在菲林面前。“您是卡兹银辉,银辉的儿子么?”他谨慎地称呼菲林。

由他宽阔的颊骨看来,他可能是从维洛特鲁来的,然后菲林就在他满是补缀的衣服上找到了代表维洛特鲁的黄花。以他的身高来说,这是一位异常瘦削的小伙子。于是,他严肃地点点头。

“大人,维洛特鲁的普朗克公爵希望您能尽快和他会面。”他小心翼翼地说出每一个字,他不禁怀疑他是个新手。

“那就是现在了。”

“那么,他可以带您去见他么?”

“菲林知道怎么走。这些东西给你,他不该把这些拿上去的。”菲林把甜蛋糕交给他,只见他一脸狐疑地接过去。

“菲林该帮您留着么,大人?”他认真地问道。这个男孩如此重视食物,真让菲林感到难过。

“或许你可以帮他吃掉,而且如果你觉得好吃的话,不妨到厨房告诉人们的厨娘莎拉你是多么欣赏她的手艺。”

无论厨房里有多忙碌,一位瘦小子的赞美必能为他赢得至少一碗炖肉。

“是的,大人!”菲林的指令可让他容光焕发,接着他匆忙跑开,嘴里已经含着半块蛋糕。

次等客房在大厅的另一侧,对面是国王的房间。菲林猜因为这些房间的窗户面山而非面海,采光欠佳,所以才称为次等客房。但次等客房的大小和气派却无异于任何一间豪华客房。

菲林记得之前曾经走访的一间次等客房,可装潢得相当体面。维洛特鲁的侍卫让菲林进起居室,里面只有三把椅子和房间中央一张摇晃的桌子。

妡念挺正式地招呼菲林,然后就通知普朗克公爵我来了。曾挂满墙上让满室生辉的织锦挂毯和吊饰早已不存在了,整个房间就像地牢一样,仅有温暖的炉火燃烧着。

菲林站在房间中央直到普朗克公爵从卧房走出来招呼菲林。他请菲林坐下,然后人们就尴尬地拉了两张椅子到壁炉边。

桌上原本应该要有面包、糕点,以及茶具和泡茶的药草,还有一瓶瓶的好酒迎接公鹿堡的贵宾才对,但此刻桌面却空空如也,着实令菲林感到难堪。

妡念猎鹰般地徘徊在人们身后,他不禁纳闷赫敏到哪儿去了。

人们彼此交换了些无关紧要的幽默小语,接着普朗克如同跳进积雪的马匹般直接切入话题。

“菲林明白克里克国王病了,病情严重到无法接见任何公爵,陛下当然也忙着为明天作准备。”这嘲讽犹如厚厚的一层奶油般沉重。“所以,他希望能晋见芙萝娅王后。”他若有所思地宣布。

“你也知道,她曾慷慨解囊助菲林度过难关。但她的女佣们却把菲林挡在房门外,说她玉体欠安所以不接见访客。

菲林听说她怀孕了,还因骑马到紫罗兰而流产,目前正处于哀悼时期。是真的么?”

菲林吸了一口气,绞尽脑汁思考该如何回答。“国王正如您所言病得不轻,所以菲林想您只能在典礼上看到他。王后也不太舒服,但菲林相信如果有人告诉她您亲自来到她的房门口,她一定会接见您的。

而且她并没有流产。她为了保卫洁宜湾而骑马前去御敌,如同她送您珍贵的蛋白石筹措经费般,因为她深恐自己若不立刻行动,就无人会伸出援手。

况且,她这一趟到洁宜湾对她的胎儿并未造成威胁,而是她前几天在烽火台的楼梯上跌倒了,还好这意外只是虚惊一场。

尽管王后伤得不轻,还是保住了胎儿,并没有流产。”

“我明白了。”他靠在椅背上思索片刻,人们之间的沉默似乎生了根似的,他愈等就愈觉得时间漫长。最后,他终于把身子往前倾,并且示意菲林照着做。当人们的头靠得很近时,他平静地问道:“卡兹银辉,你有任何的雄心壮志么?”

这就是了。克里克国王多年前就预知了,艾特罗最近也做了相同的表示。普朗克见菲林没立即回复,于是继续说下去,每个字听起来都像他精雕细琢的石子,磨好了之后才交给菲林。

“致远家族的继承人是个尚未出世的胎儿,一旦陛下自封为王储,难道你不认为他会尽快篡夺王位?人们可不希望如此。

这些话虽然出自我的口中,不过这也是紫罗兰和克劳修斯公爵们的意思。克里克已年老体衰,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元首,而人们也想象得到陛下会成为什么样的国王。

人们为何要苦等赫尔墨斯的孩子成年,同时放任陛下胡作非为?菲林不认为孩子能顺利出世,更别提当上国王了。”他稍作停顿清了清喉咙,然后诚恳地注视菲林。

妡念站在门边看守不让别人听见人们交谈,而菲林继续保持沉默。

“你是人们认识的人,而人们也认识你的父亲。

你和他非常神似,名字也相去不远,如同许多曾戴过王冠的人一样,你有资格称呼自己为皇族。”他又停顿下来等待。

菲林仍保持沉默,并告诉自己这不是个诱惑。菲林只会听他说完,如此而已,即使他还没建议菲林背背叛王。

他绞尽脑汁斟酌字句,然后抬头看着菲林的双眼,“时局艰难。”

“确实如此。”菲林平静地赞同。

他低头注视他的双手。那是一双粗糙的手,一位饱经风霜的人的双手。

他的衬衫很干净也缝补过,却不是特别为这个场合所缝制的新衣。公鹿堡或许时局艰难,但维洛特鲁的情况更糟。

接着,他平静地说道:“如果你想反抗陛下,宣称你自己是王储,那么维洛特鲁、紫罗兰和克劳修斯都会支持你,他相信芙萝娅王后也会支持你,公鹿公国亦将起而效尤。”他再度抬头看着菲林。

“人们谈的够多了。人们相信对于赫尔墨斯的孩子来说,由你摄政总比让陛下摄政安全多了。”

所以,他们早就将克里克排除在外了。“为什么不是芙萝娅?”菲林谨慎地问道。

他凝视着炉火。“她如此真诚地表现出自我,让我很难说出这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她总是个外国人,在某些方面来说也未经考验。这不表示人们对她存疑,其实人们一点儿也不怀疑她,更不会忽略她。

她是王后,而且永远都是,而她的孩子也将在她之后掌权,但这段期间里,人们同时需要王储和王后。”

菲林的脑中酝酿着一个问题。一位邪魔希望菲林问:“那如果我在孩子成年时不肯让出权位,又该如何?”他们得问问自己,找出一个达成共识的答案好回复菲林。

有好一段时间菲林坐着不动并保持沉默,几乎感受得到这个可能性仿佛漩涡般绕着菲林打转。难道,这就是仆人总是嘀咕的事情么?这就是他所说的雾气弥漫的交叉路口,而菲林总是站在中央?“催化剂。”菲林静静地自嘲。

“你说什么?”普朗克更接近菲林。

“银辉。”菲林开口了。“如您所言,他几乎拥有和他相同的名字,维洛特鲁公爵。您是一位意志坚定的人,他也知道您冒着风险告诉我这些,而我亦将同样对您坦承,我的确有雄心壮志,但我不希望取得王位。”

菲林吸了一口气凝视炉火,首次认真思考一旦克里克和芙萝娅忽然消失,会对维洛特鲁、紫罗兰和克劳修斯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沿海大公国会像一艘无舵且甲板遭浪潮冲打的船。

普朗克清楚表示他们将不会跟随陛下,但菲林此刻无法再多说什么,因为若是菲林悄悄告诉他赫尔墨斯还活着,无异要求他们明天就起而推翻陛下,剥夺他自封王储的机会。

警告他们克里克和芙萝娅将双双消失可让他们安心,但这会让太多人在事情真正发生时反而不感惊讶。

或许,等他们安全抵达群山王国之后,沿海大公国将获悉所有的真相,但可能要等上几周。

菲林试着思考此刻还能对他说什么,要如何让他放心,还有该给他什么希望。

“男子汉知其所重,他和您同道。”菲林谨慎地说道,深恐自己的言谈听起来像叛变。“我效忠克里克国王,同时也效忠芙萝娅王后和她腹中的继承人。

我能预见人们未来要面对的黑暗日子,沿海大公国也必须团结起来对抗劫匪。人们没有时间担心陛下王子在内陆做什么。就让他去商业滩吧!

人们在这里过生活,所以一定要在此勇敢作战。”

菲林的这番话带给他一股全新感受。如同脱下斗篷或破茧而出的昆虫般,他感觉自己挺身而出。

石家庄市妇产医院东院区
无锡市锡山区锡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邢台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绍兴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