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吟游刺杀录第两百九十六章开春大战

2020-01-26 13:2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九十六章 开春大战

既然国王有令,那凯文无话可说。仅这个命令,看得出国内形势也并不乐观,适逢强力改革,络初现,必然会引发各种矛盾。相比国外,凯文至少知道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国内反而就更复杂了。

军队一律不得经商,要知道通常来说命令不会下的这么死,可能会在某些方面区别一下。比如凯文这种在国外的不算在内,而用上“一律”这个词,说明其实问题已经很严重。必须以强硬手段才能拉回的地步。

反正当凯文第一时间听到这个命令,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参谋。这位曾经指挥失利,最终降级为普通士兵,分配到凯文手下的人,虽然凯文也叫不动他。凯文记得他似乎有商人的背景,并且和雷之骑士团的财务有关系。

当然如今凯文身在国外,已经管不了这些。而且这个计划凯文也并不合适,不论他的身份还是实力都难以担当。摇摆者表面上是无国籍人士,他可以随便干什么,但凯文要是介入,那可能矛盾会牵涉到其他方面。比如帝国可能会针对楼保勒国的其他商品进行制裁,最终弄不好变成贸易战。

而摇摆者作为无国籍的个人,帝国怎么算也只能算到他个人头上。并且他也有相应实力,至少不会被人直接干掉。

只是这个计划实在过于宏大,要见效至少数年之久,中途变数无数,在场所有人也包括提出计划的摇摆者被人,都不太愿意实施。但除此之外,也的确没有别的办法,这个世界没有人会把机密拱手送上,别人既然比你强,自然有强的道理,又怎么会轻易的被人超越呢?

但不论如何,方案既然定下,那就没有退缩的道理,而且主要实施者是摇摆者,凯文最多提供一些情报之类,相对轻松。具体仿制品暂时由国内运送,如果以后可能,也在这里开厂。

当然目前还考虑不到这么遥远的事情,首先还要准备工作。联系国内厂家仿制,运送相当的货物,摸熟这里的人脉,了解这里的市场,一切调查清楚之后,还需要一个好的时机。

最好是帝国措手不及的时刻,以目前的局势来看,无疑明年春天狗头人再次开战之时为最佳。

一切商议妥当,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进行,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赛因等人开始继续学**国语,差不多时候凯文开始下令大家用平时用帝国语交流,这中间自然闹过不少笑话,大家聊天时候手舞足蹈,又是还得把图片拿出来比划。

凯文除了教他们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继续研究一些高深的书,空间魔法理论等等,不时也去请教那位摇摆者老师。

转眼间,冬去春来,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年2月初,天气虽然一如既往的冷,但按照历法已经可以算作是春天。狗头人们没有任何节假日可以庆祝,倒是观察团员们按照自己国家的习俗,举办一些小型宴会之类,出于礼貌,凯文也参加过,不过仅仅是礼貌而已。

如今,赛因等人终于可以说上一些比较流利的帝国语了,基佬国的麦基和他们也混得很熟,对他们来说也算很有收获。以后回国别人问:“出去军事观察学会了些什么?”至少他们学会了帝国语。

而凯文已经基本通读空间魔法理论,但仅仅是通读而已,真想要学扎实,凯文自问实力还不够。书中很多高深的专有名词,需要更高深的魔法修为才能明白,凯文只能凭空想象,去问大使或者老师,他们很耐心的解释了一堆,凯文却还是一知半解,全靠想象。

大家也只能叹息,人没达到这个境界之时,有些东西说了也不明白。就好比和没有斗气的人解释斗气,那就只能解释为设定,还能怎么解释?

不过凯文终究还是学到了不少表面的技术技法,虽然造不出空间传送阵,但至少干扰一下是懂的。另一方面,凯文也开始着手联系精神攻击性法术,作为一个不接受元素的体质,精神攻击法术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只是这种法术通常都需要导师手把手的教,以凯文的资质……如果不是摇摆者最近没有别的学生,他一定抛弃凯文。

整整练习3个多月,凯文终于学会了一个相对基础,也十分实用的法术——恍恍惚惚之术。总算不至于被自己的宠物比下去,凯文也可以开始恍别人了,多一项技能就多一份实力。

凯文还尝试着把乌鸦叫过来,试试看两人对恍,一人一鸟在屋里对瞪,红光闪烁。连续数十次之后,双方都被恍的恍恍惚惚,各有胜负。凯文出招略慢一拍,容易被先一步恍晕,可能他还不是很熟络的缘故,而乌鸦这招有点类似他的天赋技能,就和魔兽吐火球之类,自然觉醒,对他来说当然信手拈来,同时他也不懂如何教人。

但凯文作为人,精神力强过乌鸦,精神攻击即便命中,对上比你精神强的人也不一定会有效。一旦凯文反击,乌鸦就有些撑不住。

当然,双方只是练习,也不会用全力。除了两人对练之外,也会联手一起讨论一个新的战术出来。一人一鸟如何在战斗中弥补不足,发挥长处,这些新研究出来的战术凯文居然也把他记录下来,并当做心得传给国内。

国内该知道的早都知道了,乌鸦这点秘密也不是什么问题,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讲出来。而且乌鸦和鹦鹉有很多相通的地方,有些战术技法都是可以通用的。

比较可笑的是,凯文这些自身实力的提高,居然也引来了帝国人的担忧,找他们说什么破坏战力平衡之类。凯文心里怒骂:是否吃了睡睡了吃,整天猪一样的生活,你们就不会担忧了?

但无奈嘴上只能客气的回答:“你们的担忧是没有必要……”

而事实上他们真正应该担忧的,却几乎视而不见。狗头人公主在两个月内进一步发展壮大,早先派出的狗头人吟游诗人开始发挥作用,周围主城的狗头人开始渐渐地朝公主的主城迁移。

冬季对不少底层狗头人来说本来就待不下去,横竖一死,既然听说那里好,也就过来看看。从最初的三五个,到后期二三十个,公主全都认真接待,将他们派到关键岗位上。

主城内开始秩序规范,已经有外国商旅开始驻足。但毕竟时间还短,此时还没什么效果出现,狗头人本来也穷,让他们来带动经济,无异于痴人说梦。而关键问题是,公主的钱花光了。

这边的套路何等之深,商人看得出她急于抛售晶石,都纷纷压低价格,公主经商的经验也实在太嫩,最终前任城主留下的财产,只卖出了一半的价值。而因此建设的学校、农田、店铺等等设施,那不是短时间都能回本的。

不过庆幸的是,春天来了,那么是时候出兵了。2月3日深夜,公主突然全军出击,夜袭边上的反叛军主城。凌晨时分,将之攻克,守城的狗头人城主被击杀,剩余狗头人部队全体投降,仅付出损失两辆战车,一人轻伤的轻微代价。

而之所以损失两辆战车,只是因为战车长时间不曾维护,过了一个冬天之后,出现启动不能等现象而已。要是以前,恐怕将毫发无损。不但己方如此,连敌方也仅损失一辆战车,伤亡20多人。

不过公主却并未占领这座城,而是选择将这座城全数搬空,第三天就开始返回,回到自己的地盘。平民愿意跟着的跟来,不愿意的留在原地继续挖矿。虽说如此,但人群具有跟风效应,吟游诗人煽动两句,基本上大群人都一起跟着跑。

狗头人公主一行动,摇摆者的生意也同步展开,还是先从挂件扎带之类的附属品开始卖,有了前期准备,一开始就卖的非常不错。但这种小事帝国人已经无心过问,狗头人公主实力之强,让他们有必要再开一个会。

公主大军返回,主城内人口几乎翻了一倍,带来的问题自然也不容忽视,首先必然是粮食问题。虽然狗头人开始种植,但短时间内哪里会出产口粮?何况刚刚过了冬天。

没办法,只能进口,这又需要钱。庆幸刚刚打劫了一个主城,算是不至于过不下去,但面对越来越庞大的人口,公主心里却始终没底。

另一边,反叛军的报复也开始了,他们并不急于攻击主城,而是分批次不间断的骚扰。公主这边的战车技术相当优秀,但对方并不和公主接触,远远望见已经掉头就跑。双方都是一样性能的战车,想追上无疑不太可能。

面对不断的骚扰,公主试图主动出击,但对方仿佛早就知道一般,带着公主大兜圈子。凯文在后方听着乌鸦传回来的情报,只是片刻已经明白了对方的动机。

战车开动都是需要钱的,那消耗的都是魔晶石。此时公主却的就是钱,估计时间长了,车都开不起。而且另一个问题,公主那边的战车趴窝的越来越多,过了一个冬天,他们不懂得如何维护,此时行驶越多,消耗越大。而反叛军这边战车依然生龙活虎,凯文有理由相信是帝国人做了手脚。

悄悄给反叛军维护一下,这对他们来说是举手之劳,而且公主太强,就要和谐她,平衡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关键就必须夺取敌方的战车,否则即便胜了,那也是平白消耗自己。当即,公主不再出战,索性龟缩城内,任凭外面如何骚扰也不去理会。

3天后,反叛军于深夜开始攻城,结果一番激战,反叛军的首领被击杀,缴获十多辆战车,其他人狼狈逃去。

消息传过来,一时间众人都是议论纷纷。都觉得这公主还真是不一般,要知道狗头人之间战斗长期都是拉锯战,还没出现如此一边倒的,难道背后有高人指点?这一怀疑,难免又怀疑到凯文头上,凯文只能表示我们都坐在这里没动过。

反叛军死了一个首领,但很快又组织起来,其实他们的首领不过是傀儡,根本死不足惜。形势对公主来说依然严峻,仅仅缴获十多辆车是难以完成接下来的战斗的。为此,公主派遣棉被勇者到这边来借兵,本着同为军的原则,没有道理不帮忙。

这边是帝国人控制的,帝国人顺带和棉被勇者谈了谈。帝国人的意思很明显,让公主收敛一点,他还想两边卖武器。结果谈崩,棉被勇者摆出了一堆的大道理,于是帝国人也给出了他们的道理,拒不出兵。道理是:这里也很危险,我借兵给你,我就没了,所以不借。

棉被勇者一脸无奈的回去了,凯文甚至没出来和他见一面。战斗在当夜继续打响,公主再度主动出击,精准的截住了对方一个小分队,似乎是运送物资的。由于空港就在附近,即便是反叛军也常常需要往这边走。

战斗胜利,缴获大量物资,当公主高高兴兴的率队返回之时。突然杀出一辆彪悍的逗号战车,车技惊人,上纵下跃,左右甩尾。公主这次出击仅带了十辆战车,也是为了省钱,此时以十对一居然被撞的七荤八素。

这辆逗号战车顷刻间打翻车后方的物资,并扔出火把和火油,烧个干净。公主等人竟然无能为力,最后只能从灰烬中扒拉出些许未烧完的东西。

消息自然也同步传给凯文,凯文笑了笑:“帝国人吃相开始难看起来。”但笑归笑,也必须明白这已经是帝国的警告了,如果还是心中没数,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但问题在于,现在要怎么做帝国人才会满意呢?公主大败?主城丢失?辛苦经营的据点支离破碎?这绝不可能!

两天后,反叛军再度攻来,这个去年还不是前线的地方,今年却打得如火如荼。公主的战术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纵横穿插,每一辆战车仿佛都出现的恰到好处,简直有如神助,反叛军瞬间连败两场,被缴获大量战车。

马上公主以缴获的战车反击,一天之内,居然拿下两座主城。消息传回,众观察员几乎不能相信。

当天夜里,范米尔直接找到凯文,这要说背后没有人,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当然凯文也不可能承认,于是两人开始愉快的外交辞令。范米尔的目的当然不止于此,他相信,即便有宠物可以通过精神契约暗中指挥一场战斗,但至少需要地图,需要分析吧?

如今我就坐在你面前闲聊,你如何指挥?同时,反叛军开始集结一千多战车,大规模冲击公主的主城,这基本上是狗头人能同时指挥的最大规模,再多那就乱了。

大军直扑主城,却见城门打开,城内一片漆黑,一个人影都没有。没多想,直接杀入城内,不了大军刚过一半,城门突然落下,将城内城外分割开来。随即,城内马上燃起熊熊大火,火光冲天,显然用了火油。

城外人大骇,急忙试图撞门。本来这种城门对战车来说,不过是装饰。但此时城内的人也大骇,拼命试图撞门出去。双方同时撞门,然后顶住猛推,一时间居然纹丝不动。

同时,杀声四起,指挥官探出头来,大声呼喊指挥……然后他就被一支不知哪里飞来的箭矢击杀了。

指挥官一死,现场更乱,城内在熊熊大火之下,句号战车下方的水元素开始蒸发,一辆又一辆的停下。战车虽然有一定的魔抗能力,但这也不是无上限的,火焰达到这种程度,已经足可以隔绝到周围其他元素了。车内的狗头人有的逃出来被烧死,有的躲车里被蒸熟,死状极惨。

城外战车耳听里面惨叫,早已经心中胆寒,首领又死,各自四散而逃。而凯文这边,依然和范米尔闲聊。

突然,范米尔脸色大变,显然他也收到消息,马上仔细观察凯文表情,却见凯文只是好奇:“怎么了?你脸色好像变了?”

“刚刚得到消息,反叛军夜袭公主,已经被击退。”范米尔简略回答。

“哦,”凯文点头,“那看来公主还是很有战略才能的嘛。”说完这句,凯文稍稍有些不好意思,这夸的其实是自己。

范米尔脸色僵硬:“但是公主居然在城内放火,丝毫不顾及平民的安全,这种行为极不人道。我要进行强烈谴责!”

凯文:“……”

汕头华美医院在线挂号
喜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乌鲁木齐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运城白癜风治疗价格
苏州男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