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补天道 千四一 金龙口下鬼,水晶座上神

2020-01-16 19:07: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四一 金龙口下鬼,水晶座上神

通灵!

孟帅顿时明白,降龙椎在段凌夜手中通灵了!

金龙腾空,每一条都是栩栩若生,目光中的灵性,已和真龙无异。孟帅自己养过龙,他真切的在这些金龙上发现了只有真龙才有的威能――龙威。

一瞬间,多了九条真龙!

九龙围绕着鬼头,龙威赫赫,龙吟震荡,好似一个铁锁囚笼,已经将之囚在当中。

段凌夜脸色苍白,伸手一指,道:“镇!”

九条龙同时扎下,吼叫声响彻四方。有龙吼,也有鬼头的咆哮与惨叫。

只见当中九道金光,一团黑气,翻翻滚滚斗个不休。

无论金光与黑气,都达到了从所未有的强度,令孟帅不能靠近,渐渐一步步后退,只能敛息屏气,远远的看着场中的龙争鬼斗。

虽然被赶出局外,但他也因此压力大减,再看那黑气的强大,心中不无庆幸之意――刚刚他和鬼头短暂交手,虽然吃亏,但并没有受到大伤害,现在看来,实在侥幸。鬼头和金龙,都已经是真正的神武道。

另有一个侥幸,就是那鬼头的变化是削弱版的,若他没有及时反应,让鬼头吸足了阴气,孟帅估计就被对方“弹指灰飞烟灭”了。

眼见九条金龙合力压制,那黑气左冲右突,无法突围,孟帅感到放心,便一步步远离战场。

一步步退到段凌夜身边,孟帅道:“这是你弄出来的?”

段凌夜的状态越来越差,孟帅一直觉得上一刻他已经显得要死不活,没想到转瞬他就更衰退,现在已经脸白如纸,让人以为他随时要昏过去,不过依旧有骂人的底气,道:“你这个是什么鬼东西?我本来想用残存的灵气激发一个通灵宝器自保,结果灵气被抽干了不说,还搭上去不少元气。我……“

喘了口气,他才道:“比你花寿元停止时间还险,我至少要折几十年的寿。”

要知道段凌夜从通灵封印那里获得灵气很可观,和浦师叔斗的时候,十几把宝器同时通灵,也没消耗干净。

他之前的宝剑被毁,急匆匆抓了孟帅飞掉的降龙椎在手,就想先通灵有了自保之力,却没想到遇到个吃大户的,将他的灵气和元气生生往外拔出。若非量到了,就是吸成人干也不是不可能。

孟帅确认了段凌夜没事,便得意洋洋道:“开玩笑,我的东西是你想动就动的?你渡过劫吗?我的降龙椎就渡过。还是加强版的化龙劫,九天雷火炼出来的宝贝,你也敢动?没掉下混元算你运气。”

段凌夜盯着场中金光与黑气的斗争,道:“你的东西,你确认那棍子还是你的么?”

孟帅一惊,道:“难道成你的了?”

段凌夜道:“我倒想是。”

本来按照通灵封印的规则,他通灵的法印就该是他的,至少也能掌控一部分,但这回降龙椎通灵之后,九条金龙直接腾空,哪有一丝一毫受他指挥?他虽有些不爽,但仔细想想,也算幸运,宝器通灵之后,便有反噬问题,和灵兽一样,以低级掌握高级,遭到反噬的下场必然难堪。

他只是叹道:“它失控了。这个归你。”他随手把失去金龙的降龙椎扔给孟帅,道:“现在就是跟棒槌。”

孟帅一呆,低头看看棒子,再抬头看把鬼头死死压制住的金龙,苦笑道:“好吧,要啥自行车啊。”

此时金龙已经将黑气压缩在中央尺寸之地,露出人身鬼头来。那鬼头还呲牙咧嘴,十分凶猛,人身却是摇摇欲坠,眼见就要不敌。

蓦地,一条龙身穿透黑雾,两爪抓住了人身的左右臂,用力一撕,只听刺啦一声,那人身被一撕两半!

人身倒地,竟然无血液洒出,肉身在地上蠕动几下,化为浓浓的黑烟消散。孟帅这才想起,那人本来就是寄生在段凌夜身上,没有实体。此时不过化去了。

那肉身消散,老怪物死了么?

没!

就在肉身消散的同时,那鬼头噗地一声,爆裂开来,一缕黑气从中飞出,向外****。

那黑气不过一丝一缕,速度更快如流光,竟从金龙爪中钻出。那些金龙在空中盘旋不已,也没有去追小小猎物的意思。

眼见那黑烟就要死里逃生,突然人影一闪,有人拦在它身前,道:“哪里去?”

正是孟帅!

手指一动,孟帅头上,一个黑色的漩涡浮出,黑气一震,被吸进漩涡当中,再也看不见了。临去之时,还有隐隐惨叫传来。

结束了。

以黄泉法则吞噬了那人的一缕残魂,孟帅结束了这场争斗。这个凶恶诡异的不速之客已消散,甚至没留下名字。

不过,结束的只是这场战斗,并非整场战役。

还有一个敌人等着了结。

段凌夜道:“人死了?出去吗?”

孟帅道:“出去?那也得人家让我们出去。不然我们就去找此地主人,让他开门放人。”

段凌夜道:“那个长得和你一样的?他去哪儿了?”

孟帅道:“我们去找……”

只听有人道:“不用找,我在这里。”

空旷的大殿上,一束光从头降下,两人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睛一看,大厅中央,多出了一座水晶山。

透明的晶体和周围镶嵌的大镜子互相映照,光芒一重重的折射下来,璀璨到刺眼的地步。

孟帅眼睛睁开又眯起,眯起又睁开三两次,才看清这水晶山竟是一个宝座。

在黄泉下,他见过鬼头簇拥的宝座,高大深沉,十足的诡异,这个宝座的宏伟不在哪个宝座下,却因为是水晶堆成,没了那分阴森,多了瑰丽梦幻的色彩。

高高的宝座上,坐着一个人,神色高傲,宛若帝王。

孟帅仔细一看,“喔”了一声,道:“这么一看,还以为是我自己坐在宝座上呢。”

坐在宝座上的,赫然是孟帅的幻影。

因为宝座的高度,那幻影是可以俯瞰孟帅的,淡淡道:“你想要坐上来么?你若想要,我可以让给你。”

孟帅吐出一口气,道:“你的执着我都有点感动了。那我再说一次,不需要,谢了。”

那幻影神色冰冷,道:“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最后一次请求你,你不嫌我,我也嫌我自己。我从诞生以来,从未这么卑微、委屈。你带给我的耻辱,只好以血来偿还。”

孟帅很像吐槽那所谓的卑微、委屈,但也觉得和这么个疯子无需废话,道:“刚刚你就想跟我来一场,后来怎么放弃了?这回终于不逃了?”

那幻影道:“逃?你不知道坐在‘座’上的王者,是可以轻易碾压你的神么?”

他说着,手轻轻一抬,周围突然静了下来。

紧接着,只听砰砰砰的连响,仿佛爆炸了一片烟花。

周围的镜面,在爆炸声中全部破裂,一个又一个物体从镜中升起。

有鬼怪,有灵兽,有尸首,有宝器,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些或人或物的家伙们,如大军压境一般围拢过来,暗沉的大殿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芒――那是他们或它们的眸子。孟帅仿佛置身于荒野猛兽群中,被垂涎欲滴的捕猎者盯住,头皮发麻。

周围的怪物越聚越多,孟帅一眼扫过去,已经看不清后面究竟有什么,但感觉包围圈一层层加上去,大殿被各种存在塞满,挤压出森森的阴影。在阴影中,各种怪物显得分外高大,孟帅就如狮子群中的老鼠,连容身之地都快没有了。

那幻影的声音远远传来:“孟帅,我知道你实力不错,更是个绝顶幸运的小子。连你的朋友也很幸运。你们掌握了本不该你们这等实力才有的强大能力。”

“譬如你,你和黄泉宝座有渊源,却又得到了镜之宫的能力。所以你能免疫恶鬼的伤害,不怕镜之宫的压迫。而你的同伴――”他的目光移向段凌夜,“掌握了通灵的能力,能让宝器认主,有再多的兵器都伤他不得。”

“所以若用单独的某种力量对付你们,很容易被你们克制。就算抛开这些力量,单论实力,你们也很强大,比这个境界的任何人都强大。”

他嘴角带笑,继续道:“可是,我还是想知道,你们的极限在哪里?一种力量对付不了,几种力量加在一起呢?所有的力量加在一起呢?这里是镜之宫收藏的玩物,一起放出来,和你们玩玩。我看你们能撑到几局?”

他往后靠去,身体陷入了宝座里,道:“慢慢玩,可不要太快结束了。我等着看你们最后的形状。就算没有形状,也可以拼起一个形状来。”

孟帅哈哈一笑,道:“最后?谁陪你到最后?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啊――长得跟我一样,谁陪你地老天荒呢?你要想跟我放对,可以,换个地方。”突然一抓段凌夜,身前一面镜光闪过,两人已经消失不见。

另一座大殿中,孟帅的身形出现。

在大殿的中央,也有一座水晶山,一个水晶宝座,一个幻影。

只是周围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更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怪物。

孟帅冷冷道:“现在,可以动手了。这就是你的老巢吧?”

德阳市旌阳区中医院怎么样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怎么样
福建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昆明治疗龟头炎医院
陕西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