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寂静王冠第三百四十五章躯壳之下

2020-01-26 13:20: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静王冠 第三百四十五章 躯壳之下

惊人的以太波动骤然迸发。

在两名祭祀中,一个人奏响战鼓,鼓声苍凉,在那苍凉鼓声中,泥潭一阵沸腾,六颗巨大的头颅从泥潭之中缓缓地升起。

六头的巨蛇足足有十数米高,浑身的鳞片墨绿,散发冰霜的寒意,骤然扑向了山缪所在的方向。

紧接着另一个乐师吹响号角,那号角声震耳欲聋,仿佛包藏着凝结成实质的战意和杀戮意志。在号角声的辅助之下,泥偶武士们的速度和力量顿时再度有了提高,状若疯狂地猛攻着乐师的阵营。

与此同时,那包藏着心相乐理的号角声源源不断地侵蚀着乐师们的战斗意志,成百上千倍地放大着恐惧和颤栗,令他们手足无措,阵脚大乱。

只是瞬间的交错,便有十数人在被军团的士兵斩碎,尸骨无存。

谁都没有想到在泥偶军团中,竟然还有随军的乐师存在,而且还都是这种擅长大范围辅助的类型。此消彼长,圣者遗体再度取得优势。

它高举着权杖,布满裂纹的权杖散发着光芒万丈。在权杖领域的压制,彼此乐理的冲击中,只懂得呆板吞噬的湮灭之穴已经缩小到原本二分之一,乐理结构渐渐崩溃,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另一只手上,它的头颅咀嚼着黄金,嘶哑高歌,漆黑的眼洞中不断地迸发雷霆电光,在人群中跳跃。那炽热的烈光,每一次闪烁都会将一个敌人彻底蒸发。

而且那雷光似乎有特殊的感应,专门瞄准了那些被判定为具有特殊威胁的乐师。短短几秒钟之内,六个乐师相继被雷光吞没。

只有两个人侥幸幸存下来,其中一个人犹如泡影一般闪烁,随灭随生,毫发无损,明显是有特殊的防身乐章。

而另一个人则惨烈一点,整个人如同蜕皮一般从焦黑的躯壳中爬出来,血肉模糊。很快便再圣咏乐章的治疗下恢复完整。

那两个人明显师出名门,手中保命的宝贝不少,乐器也不是凡品。不再隐藏实力,全力施为之下。竟然硬生生地顶住了巨大的压力,救下不少人来。

在圣徒遗体的手中,那一颗头颅缓缓扭转,锁定了那两人的身影,眼洞中雷光酝酿。蓄势待发。可就在这时,斜次里一道亮光飞来。

啪!

一道跨越了上百米的电链抽在了头颅的脸上,那足以令常人化为灰烬的高温竟然没有令那颗头颅损伤一丝一毫。

对它来说,这种程度的雷电,与其说是会攻击,倒不如说是‘羞辱’。就像是趁着自己疏忽大意的时候,有个人冲上来,起手‘啪’得一个响亮耳光。

那雷霆缭绕的眼洞猛然抬起,凝视向了远处,死死地锁定了人群之中的一个身影。

在那里。撑着手杖的少年向着头颅兴奋地招了招手,意思是:

“――嘿,看这里!”

那一瞬间,月光引线从他指尖的伤口中延伸而出,千丝万缕随风而来,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月光温柔地缠绕在了圣徒遗骸之上。

紧接着,无形之河的意相从叶清玄的心中涌现,顺着月光引线,呼啸而至,无孔不入地侵入了遗体的意识之中。

假如它还有‘意识’这个玩意的话。

按道理来说。纵使是化身为奇迹的圣者,在死后,身体中也不可能继续保有意识存留,顶多意识寄托在以太之上。升华为圣灵,被送入圣城供奉。

寻常人的尸体可能两三年就烂掉风化了,但圣者的遗体则不同,因为经历过宿命之章的改造,可以长存千年。其中还潜藏着圣者曾经的力量,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比如叶清玄的因陀罗之眼。

更况且,这一具完整的圣者遗体明显是经过炼金术师改造,和整个地宫的乐理矩阵连接在一处,甚至能够唤醒早已经陨落的权杖。

因此,叶清玄怀疑:这一具遗体中,一定还残留着什么!

-

瞬息之间,叶清玄感觉到自己扑进了万丈光芒之中。

那无穷无尽的辉煌光芒吞没了他的感知,几乎要将他焚烧殆尽――就像是忽然之间,来到了烈日之中,一切阴谋鬼祟在光芒普照中无所遁形。

――宿命之章!

叶清玄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瞬间被蒸发完毕。幸好‘无形之河’的存在极为渺小,介于有无之间,没有在瞬间被焚烧殆尽。

他没有想到,此刻充斥在这一具遗骨中的,竟然是‘宿命之章’的灵性。那歌颂着罗慕路斯帝国伟大辉煌的乐章,其灵性也如同烈日一样,堂皇霸道,普照四方。

更令他吃惊的是:那群罗慕路斯人竟然将圣徒生前的宿命之章铭刻在圣徒的遗体上,将他的尸骸通过炼金术,制作成傀儡。

这就解释了为何一个死人能够拥有乐师的权杖、呼唤领域了,它本来就是一件奇强无比的炼金装备!

只不过是由圣者的遗体做成的而已。

乐师们常说:优秀的乐章是拥有灵魂的,而灵性,便是乐章的灵魂。但以乐章的灵魂代替人的灵魂……就未免太过见鬼了。

叶清玄忍不住想要吐血:那群罗慕路斯人究竟还做过什么邪门的研究啊!不是说好了尊敬死者、入土为安,供奉家火与先祖之灵的么!

现在别说圣徒的意识,只是宿命之章的残缺余晖就已经快要超出他的极限了!

他摇摇控制着收缩到了极点的无形之河,减少意识蒸发的速度,只觉得眼前一阵昏暗。很快,在那介于有无之间的河流中,有一线轻柔的月光亮起……

“既然是乐章的话,那么就可以被‘解译’了吧?”

瞬息之间,他控制着月光融入那烈日一般的光辉中,开始全力解译其宿命之章中的乐理来。很快,两行鼻血从他的鼻孔中流出,强烈的消耗令他有种透支的感觉。

他顾不上其他,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剂灌下去,死死地维持着自己和圣者遗体之间的联系。

他对心像学派的研究并不如禁绝精深,想要在别人的意识中解译乐章,难度直接上升了数个档次。只能全力以赴,甚至连身外之事都来不及注意。

虽然并没有察觉到叶清玄对自己的威胁,但圣者遗体明显能够感受到彼此之间的连接,这种涉及到本身乐理结构完整的举动明显被设定为警戒事项。很快,它的头颅便再次锁定了叶清玄,双眸之中迸发炽热雷光,瞬息之间,便扑面而来。

最后的瞬间,一只白狮从叶清玄身旁跃出,吞吸雷电,如铁一般的躯壳也被烧灼成赤红,险些融化。

在钢铁白狮之后,巴洛擦着冷汗,看向叶清玄:“你在这种地方发呆?不要命了!”

“别管那么多,帮我挡着!”

叶清玄连鼻血都顾不上擦了,只是咬着牙,握紧九霄环佩,全力的投入了对宿命之章的解译之中。

“――立刻就好!”

-

立刻?

谁都不知道立刻是多长时间,在思维和意识的变化之中,‘瞬间’也变得如此漫长。

叶清玄将自己的意识幻化为月光,融入了乐章的灵性之中,全力地解译着它的结构,可却在明悟它究竟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时,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虽然并不知道这一首牧歌般的宿命之章本名究竟叫什么,但毫无疑问,其中至少涉及了变化、圣咏、召唤、和禁绝四个学派的乐理。

无数音符交织而成的乐理在幻化成了烈日一般的庞然大物。

虽然它已经在时光的流逝之中渐渐地黯淡和残缺,但依旧不属于叶清玄能够解决的范围。光是观测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和宿命之章中那庞大的乐理体系相比,现在的叶清玄根本连尘埃都算不上,更别说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

在漆黑的意识空间中,那乐章的灵性宛如日轮一般高悬,普照无尽烈光,恰似曾经罗慕路斯的辉煌和伟大。

随着权杖界域的变化,那烈日运转着,幻化出层层光焰,乐理交织摩擦,迸发出宏伟乐章。虽然碍于残缺,无法全力运转,但依旧牢牢地压制着乐师们的反攻,维持着界域完整。

等等……

瞬时间,叶清玄心中闪过一个荒谬的想法,很快,他便下定决心,五指如同握紧了无形之物,缓缓合拢。

崩!

一声低沉而隐约的钟声扩散开来,那悠远恒久的钟声隐藏在一片混乱中,稍纵即逝。

而就在叶清玄的眼中,月光炽盛!

――小源,开启!

就像是瞬息之间从躯壳的束缚中挣脱而出,获得了无与伦比的自由,叶清玄感觉到自己于以太前所未有的亲近和密切,力量也在无止境的暴涨。

他第一次在红区中体会到共鸣级的力量,却没有想到,能够暴涨到这种程度……在其中,小源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以太密度越高,它本身的力量和能提供的增幅就越强。

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但业已足够。

在意识空间中,叶清玄微笑,幻化成月光,飞蛾扑火一般地扑进了那一团烈日之中!(未完待续。)

盱眙县人民医院
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
广州手术治疗牛皮癣
亳州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扬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