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善执大数据之牛耳世界和平

2020-02-15 07:44: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善执大数据之牛耳

来源:张西成 作者: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319

战争史上,靠分析数据、应用数据指挥部队打仗、打胜仗的指挥员很多。其中,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林肯手下的谢尔曼将军,算得上是较为出色的一员。

1864年8月,谢尔曼率大军攻进南方的中心城市亚特兰大后,准备挥师东进、横穿佐治亚州,攻打沿海重镇萨凡纳。谢尔曼几乎每天站在地图眼前,不时向身边的顾问提问:“鲍德温郡的情况?”顾问们则迅速报数:“鲍德温郡,优良农田43982英亩、普通农田115844英亩、农场总价值美元,具有马737匹、驴862头、奶牛1969头、耕牛485头、羊2664只、猪16080头、其他牲口2966头、家禽总价值314300美元,年产小麦13475蒲式耳、土豆63077蒲式耳、黄油42126磅……”听着这一连串的数据,谢尔曼心中一个大胆的进攻计划渐渐酝酿成形。

谢尔曼的冒险计划是:自断粮草,孤军深入。他根据农作物、牲畜等在各地的分布,让手下参谋迅速计算这些资源够一支队伍支撑几天,并以确保在当地完成补给、遭受敌方抵抗最少为前提,从中确定最佳的行军线路。使人没想到的是,这次用数据远征的突袭,却成了南北战争后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不久便以北方军队的完胜而告终。

谢尔曼的成功,无疑得益于他掌握了当时作战地区各种丰富翔实的数据,并以数据为航标,不循常规、不蹈常举的大胆行动。但不能不说,也得益于其手下有一帮能够将杂乱数据变成打胜仗的资本、将冒险行动置于科学理性之上的数据分析行家。正是两者的科学搭配、有机融合,才成就了谢尔曼“数据将军”的美名。

众所周知,当今我们正处在知识大更新、数据大爆炸的时代。如果说传统意义上的“数据”单指有根据的“数字”的话,那末到了今天其所涵盖的范围要宽泛很多。既有数字又有信息,既海量又多源,已成为大数据的主要标志。同时我们也愈加意想到,信息多其实不意味着好处多,数据大并不等同于价值大。而能不能让大数据发挥出大价值,关键取决于是不是具有有效整合、分析、驾驭数据的能力,取决于能否从中发掘出制胜机理、摸索出制胜线索、创造出制胜招法来。否则,再多再大的数据也只是一堆垃圾而已。

但是,欲对海量的数据信息进行分门别类地计算、有规则地转换,绝非像加减乘除般简单。经验表明,大数据虽然源自于技术,但大数据分析绝不仅仅是个技术活儿;计算机虽然处理数据的速度惊人,但终究还得靠超出数据表象的明白人。这是由于,来自战场上的数据信息往往具有迷惑性,数据分析非得有深刻的洞察力不可;具有瞬时性,非得有沉稳的专注力不可;具有关联性,非得有丰富的想象力不可;具有多变性,非得有超前的感知力不可。1942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以为可以1棒子打死美国。他们没有预计到,美国的工业实力有充分的再生能力,三个月之内,美国立刻就恢复了海空实力。这就是日本军人分析数据时眼界狭窄、思惟简单,只知道计算战役、不会计算战争带来的结果。

据报载,目前许多地方机关为应对舆情危机,已设立专门的舆情监测研究部门,增加了舆情分析专业人员的编制。很多大型企业,也都建立了数据分析部门,具有专业的数据分析团队。数据分析师,已成为准确掌控时期脉搏、科学研判发展走势、及时提供应对建议的全球最热门的职业。从我军的情况看,可以说会计算机的人很多、但真正知晓数据收集的人很少,谈战略战术的人很多、但真正晓得数据分析的人很少,反映到部队演习上,要末就是无“数”可用,要末只能望“数”兴叹。因此,有规划地培养一批信息意识强、战术素养高、专业技能精的数据分析队伍,并适时纳入指挥机关编制序列之中,已是势在必行。

如何更有效的治疗痛经
藤黄健骨丸能治肩膀疼吗
月经有小血块怎么调养
原发性痛经怎么缓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