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江苏村庄受噪声污染多年政府承诺搬迁却被搁置

2019-08-14 19:28: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苏村庄受噪声污染多年 政府承诺搬迁却被搁置

分享到新浪微博围墙外就是厂房!塘上村村民对被厂房包围的现实感到很无奈  常州塘上村多年来承受噪声、粉尘污染之痛  三年前,政府承诺对村庄进行整体搬迁  三年来,因缺少资金搬迁计划被搁置  位于常州市戚墅堰区的南车戚墅堰机车有限公司是家百年老厂,厂北侧一墙之隔有一个叫做塘上村的村庄。随着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村庄几乎被四周的厂房包围,村民形象地称之为厂中村。  多年来,塘上村的村民们生活在戚机公司锻冶车间巨大的汽锤锻打和火车头试车时震耳欲聋的噪声中。最近几年,因为难于忍受的噪音和深陷厂房包围的现实环境,村民们和当地政府、企业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一边是一个江南最普通的小村庄,一边是一家生产火车头的央企,当两者发生矛盾时,当地政府为村庄做出了选择。三年前,当地政府承诺对村庄实施整体搬迁,也就是从厂房的包围中突围。但是三年过去,村民们期盼的搬迁一直未见动静。  近日,现代快报记者前往这个厂中村,经调查了解:之所以搬迁无法实施,是因为政府缺钱。  现代快报记者 李梦雅 刘国庆  汽锤敲打声  震得连心脏都痛  从卫星地图上看,常州市戚墅堰区丁堰街道常丰村委塘上村,是一个狭长型的地带。塘上村的南侧是南车戚墅堰机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戚机公司),北侧是戚墅堰机车车辆厂工业公司,东头是戚机公司的一个工业气体灌装场,西头是片荒地,再过去仍然是工厂。  近日,快报记者来到塘上村采访。进入该村只有东西向的一条两车道的水泥路。村民们的房屋成排地建造在道路南侧。村民邓奉洁告诉记者,他们祖祖辈辈居住在这个村。戚机公司是家百年老厂,村子与戚机公司仅一条围墙之隔。围墙南侧属于戚机公司的锻冶车间是1958年左右建造的。记者在现场看到,村民的房屋离戚机公司的车间很近,不少房子距车间只有数十米的距离,有的房子甚至是贴着围墙建造的。  他们车间的声音以前也是有的,但是没有现在这么响。邓奉洁说的响声是锻冶车间汽锤敲打锻压钢材发出的巨大声音。她说,汽锤的吨位这些年在逐渐加大。  那种声音一下一下,震得让人头皮发麻,有时候连心脏都痛。邓奉洁和几位村民说。  在村内采访时记者确实听到巨大的一下下响声从车间方向传过来。你现在听到的是小锤子发出的声音,好像觉得不是很厉害,一位村民向记者解释说,声音大的时候,除了耳朵难受,坐在家里板凳上,屁股有时候也能震得发麻。  村民们说,汽锤敲打的声音没有固定时间,有时候是一整个上午,有时候是一整个下午。5个火车头同时发动  巨大的声音震耳欲聋  除了汽锤的声音,村民们意见更大的是修建在村庄围墙外侧墙根下的两条试车铁轨。他们新的火车头造好了,需要试车,就在我们围墙前面试。站在村民徐虎家二楼阳台就能看到对面的锻冶车间和停在铁轨上白色的火车头。  大概只有10几米。徐虎说,试车时5车联挂,也就是说5个火车头同时发动,不仅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有时候从车头上冒出的白色浓雾会直扑向阳台窗户,人站在阳台上都要给&lsquo浓雾埋掉了。徐虎说,这些浓雾还夹带着一股呛人的柴油味。  邓奉洁说,试车时不仅是发动机的轰鸣声吵得人坐立不安,时不时发出的鸣笛声,也会将耳朵震得生疼。我就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鸣笛呢?一位村民半开玩笑地说,试车只要看看火车头能不能开不就行了,难道喇叭也要试?  有时候上半夜被吵醒后,基本上后半夜就睡不着了。邓奉洁说,这些噪音不是偶尔来一下,它们已经成为全村村民生活的一部分。  村民们说,他们有时候实在难以忍受,就拨打环保部门的投诉电话。一位村民说,电话接通后,声音吵得完全听不见,只知道自己在讲话。讲完后我也听不见对方说了什么,反正我把我要说的都说了,说完就挂掉。  村民们告诉记者,除了每天被噪音震得苦不堪言,村里的很多屋瓦也被震坏,导致房子漏雨。  一般现在这样修的瓦屋顶,正常情况下多少年都不会漏的,我们这里的一年要修好几次。村民顾美华告诉记者,她丈夫以前干过泥瓦工的活,我们家屋顶,水泥板挂在梁上,上面再铺瓦片。震动的声音太大,水泥板跟着跳动,一些瓦片就会移动、碰碎,我老公经常要爬到屋顶上去修。  换瓦片花不了几个钱,但是瓦片被震坏后,下大雨家里就吃不消了,常常要用脸盆接水,村民顾国金说,他家屋顶瓦片下铺的是木板。记者在他家阁楼看到,好几处木板都已腐烂发霉。有的村民因为长年家中没人住,漏水后没人过问,卧室里的被子、木床都烂坏了。采访时,不少村民都围着记者,争相要带记者去他们家看漏水的情况。  除了漏水,一些村民家还出现墙体开裂的情况。在拉开窗户就能看到锻冶车间的徐虎家二楼一间卧室,记者看到墙体出现多道明显的裂缝,有的裂缝长达1米多。村民顾幼锡也说,他家阳台的墙体出现裂缝,让他很是担心。  除了噪音,村民们告诉记者,戚机公司另外一个铸钢车间的粉尘污染,同样是对村民健康的一大威胁。经常看到车间上方冒出一阵阵的黄烟,我们家里基本上是不开窗的,一位村民说。  我们是一个厂中村,四周都是厂。别的居民区污染还要看风向的,我们这里,不管刮的是东南西北风,总能有粉尘、怪味吹到我们村里。村民王志蔚说。村民们还告诉记者,从2005年左右开始,村民们开始多方反映环保问题,以前戚机公司对我们村环境也有影响的,但是最近这几年影响越来越大。因为觉得村里的环境差,一些有条件的村民干脆搬到外面去居住,将房子租给外来人员。有的甚至就将房子空在那。  记者走进王志蔚家,屋子里有一股霉味。我们差不多一年没住进来了,这种地方,怎么敢长期住下去啊?自己不说,也要替孩子考虑啊。  据邓奉洁等几位村民统计,村上的户籍人口是200人左右,眼下实际居住在村里的本地人大概有150个。四分之一的人搬走了,剩下的都是没条件搬走的。[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1] [2] [3] [4] [下一页]政府曾承诺 三年内村庄整体搬迁  跑政府部门不说有100趟,几十趟肯定有的。邓奉洁说,因为村民们的持续反映,一些问题得到了改善,比如以前半夜让人痛苦的噪音基本没有了,按照环保部门的要求,晚上10点后公司不再生产。但,村民们认为,这样的环境已不再适合居住,按照规定,我们村处于工厂卫生防护距离内,应该搬掉。3年前政府就答应搬迁的。  2009年7月,常州市环保局在关于戚机厂污染等问题的答复意见中回复称,村民反映的戚机公司噪声、粉尘污染及卫生防护距离内居民搬迁等问题,经查,戚机厂主要噪音源为锻冶公司打锻工段及运输公司机车调车时鸣笛声,主要烟尘污染产生于铸钢事业部电弧炉。戚机厂必须按环保部门要求委托有资质设计单位制定噪声、震动、粉尘等污染治理方案,并按污染治理整治时间表要求完成噪声、震动及电弧炉粉尘治理。同时,企业要加强内部环境管理,南厂区严禁在隔声屏障外进行试车鸣笛,合理调度生产时间,22:00之后禁止锻压等高噪声工段生产。环保部门将加强对企业的监督管理,督促该企业进行污染治理并做到达标排放。在回复意见中,常州市环保局还称,环保部门将积极协调和督促当地政府落实戚机厂项目卫生防护距离内居民三年分步搬迁方案的实施。  而在2009年,戚机公司曾征用村庄西头约10亩地。那是他们公司上的一个新项目,还有酸洗车间,一位村民说,这块地的征用遭到了他们村民的强烈反对,因为这样一来我们这里更加没办法住下去了。如今,这块地一直空着,村民们在地里种上了树和蔬菜。  戚机公司:按环保要求,该做的都做了  我们是百年老企业,对村民们反映的问题,我们向来高度重视,戚机公司有关领导对记者说,戚机公司多年来一直是履行社会责任的先进企业。  戚机公司安技环保部部长周国洪告诉记者,塘上村东头是他们公司的液氧丙烷站,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村庄北侧的工业公司,虽与戚机公司有业务上的往来,但是家独立法人的公司。  目前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我们试车产生的噪音问题。周国洪说,公司生产的内燃机车(火车头),在试车区试车后,再上沪宁线向国家铁路部门交车。试车时间不固定,主要根据订单来,如果一段时间集中交车,可能天天要试车。按照要求,试车需要5车联挂和怠速发动以及鸣笛,这个时候产生的噪声确实很大。这就不可避免地对塘上村村民生活产生一些影响。  而村民们反映的汽锤声,则是锻冶车间发出的。按照工序,在企业生产中是不可或缺的。黄烟则是铸钢车间产生的。这个车间生产时,对铸钢电弧炉内加料(废钢材等)时,会无组织排放一些粉尘。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按照环保局的要求,该采取的措施都采取了。周国洪说。在2012年,公司投入100多万,将锻冶车间的蒸汽锤换成了电液锤,大大降低了锻打时产生的噪音。同时,这个车间里的加热炉,以前是燃烧重油,在2007年、2008年期间,戚机公司投入700多万元,将其改成了燃烧液化气。在车间外侧,原来的玻璃窗也封上了红砖。车间与村庄的围墙之间,修建了隔震沟以及高6米长30多米的隔音墙。另外,在晚上10点之后,锻压工艺禁止生产。  在村们们反映之前,戚机公司已对铸钢车间的除尘设备进行了几次更新换代。记者在现场看到,几台两三层楼高的蓝色除尘设备安装在车间墙边。  经过检测,除了试车的噪音,我们锻冶车间的噪音、排放以及铸钢车间的排放都达标。周国洪说,有时候会看到短暂的黄色烟尘从车间顶部排出,主要是往炉子里加料时产生的,一天可能有两三次,目前从技术上还没有办法解决。总之,我们公司能做到的,都尽力了!搬迁村庄 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  周国洪说,2009年,公司取得塘上村西头10亩左右的地,征地费用都缴纳了,因为村民意见大,现在地一直空在那。此外,戚机公司方面还认为,建厂时周边并无居民,建厂后数十年内居民才逐渐在周边建房。  当初政府承诺在三年内搬迁,我们作为国家铁路工业的重点企业,也希望政府履行承诺。周国洪说,作为企业,他们理解也很体谅村民们的感受。居民的这些问题虽然给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了很大影响,但公司一直没有回避自己的责任,不仅安装改造了环保规定的污染治理设施,还增加投入解决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采取了尽可能的措施减少影响。但公司周边区域规划就是工业区,而作为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将村庄整体搬迁。村庄如果不搬迁,企业无论如何努力,与村庄的矛盾将继续存在。  周国洪表示,目前戚机公司方面能做的,就是加强内部管理,比如缩短试车的时间,尽量减少噪音,另外建造隔音墙等设施。而对村民们反映的瓦片被震破、墙面出现裂缝等一些问题,戚机公司一位负责人则表示,这个需要经专业机构鉴定才能找到原因,我们单位一些办公楼以及大片的员工住宅也在高铁边上,但是到目前为止也没发现有裂缝的情况。  记者还了解到,1月31日,在常州市政府举行的环保点评会上,一些还在污染的企业被点名,其中,戚墅堰机车车辆厂(试车噪声)也在被点名名单之列。  街道:搬迁因资金问题搁置  前天,快报记者来到塘上村所在的常州市戚墅堰区丁堰街道。  丁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任争辉告诉记者,塘上村的污染主要是噪音污染。这几年,戚机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工艺调整和设备调整等,戚机厂很快还将建设隔音墙,这说明戚机公司在努力解决问题。  交车(试车)时,公司会将内燃机车交给铁路局,由铁路局的司机来开,这个时候就会产生噪音。我们已经要求尽量缩短试车时间,或者地点尽量改到最西边。任争辉介绍,三年前,政府曾表示过三年内将塘上村居民搬迁。之所以要搬迁,是因为塘上村当时有十亩土地将被戚机公司征用,戚机公司有项目要推进。还有个原因,则是环保部门提出,根据卫生防护距离的要求,有必要进行搬迁。  任争辉说,塘上村剩下的土地大概有几十亩,三年来政府方面一直在努力,但搬迁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资金,资金难于解决,所以到现在还未能实施搬迁。据介绍,戚墅堰区政府和丁堰街道都曾对塘下村的整体搬迁做过测算。如果搬迁,需要动用一个多亿的资金。这个地方只有几十亩土地,如果卖成工业用地,价格一亩只有二三十万元,也就只能收回一千多万。现在拆的话,政府没钱。  任争辉也表示,这个地块拆迁之后,如果当成商业用地来卖,用作商业开发的话,价格虽然是高一些,但是这个地块的地理位置,基本上不会有投资商业用地的投资商能看中。所以种种因素结合下来,整体搬迁条件不成熟。他说。其实,我们也希望搬,这样老百姓生活条件得到改善了,厂里也能得到发展,这样矛盾也少了。  任争辉说,此外,戚机公司方面一直在加大投入改造转型升级,一些环保问题也得到了改善。据常州市环保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塘上村居民反映环境污染问题后,环保部门做过多次协调、督促整改工作。经过整改,目前粉尘方面排放达标,但是噪音污染方面还存在一些超标的情况。  街道最新答复:关停铸钢车间 搬迁锻冶车间  丁堰街道办事处副主任任争辉告诉记者,由于最近塘上村居民再次到政府反映问题,戚墅堰区政府以及丁堰街道会同戚机公司商讨并形成了一个新的答复意见。  该答复意见称,经会商,戚机公司已同意采取以下整治措施:1、在北厂界建造隔声屏障,解决机车试验库的噪声问题,使厂界噪声达到国家标准,同时杜绝在塘上村围墙边进行五机联挂和待发。2、近期将关停铸钢车间,彻底解决铸钢车间的粉尘污染问题。3、近期将制定锻冶车间的整体搬迁方案,彻底解决锻冶车间的噪声和震动问题。  任争辉称,这是政府方面对居民反映问题的最新答复,当然,他也表示,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政府方面考虑当然最好还是搬迁。  不过,意外的是,戚机公司方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三条措施中铸钢车间关停锻冶车间搬迁两条均未得到公司方面认可。这是涉及央企企业结构调整的大事,不是谁说搬就能搬的。我们还是认为,搬迁村庄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上一页] [1] [2] [3] [4][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女性怎样预防内分泌失调?这样做让你远离妇科病
癫痫病早期症状
做什么检查肌肉萎缩
分享到: